当前位置:主页 > 综艺 > 正文

嫁给黑人第1天晚上&宝贝乖舔一下就好

2019-09-03 00:32作者:admin

小宗,你不要……“Qinlanxiu的脸通红,迷人,如此暧昧的接触,让她想起婆婆的遗言。

秦兰昔时嫁给陈光宗的哥哥陈耀祖,却没曾想刚过几个月,陈耀祖父子就都在一场不测变乱中作古,陈光宗幸运躲过一劫,却变成为了傻子。

陈光宗的母亲伤心欲绝,病情严重,一年后她变得沮丧。

临死前,她把秦兰叫到床上,让秦兰好好照顾陈光宗,给他找了个媳妇来继承家业。如果她找不到,她会被冤枉嫁给秦兰陈光宗,不让陈的家人死去。

“臭流氓,还给我。”甩出去后,许冰也反应了过来,这么做不妥,急忙上前,抓住小内内,想夺回来。

  “我好心帮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发脾气丢我,不给。”陈光宗也抓住了小内内,没有松手。

  “给我!”自己穿过的小内内怎么能让陌生男人乱摸,许冰急着抢回来,结果用力过猛,刺啦一声,将丝薄的小内内撕成了两半。

  许冰搬来的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误会,陈光宗觉得不好意思,赶紧松开了手,连哄带道歉道:“我不是故意的,明天我一定赔你一条。”

  “呸,谁要你赔!”许冰紧咬银牙,好像恨不得咬陈光宗几口,但她是客人,又听说陈光宗是傻子,不好发火,端起脸盆,气呼呼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目送单看背影就让人浮想联翩的许冰回屋,陈光宗无奈的苦笑,也转身返回卧室。

  躺在床上,陈光宗辗转难眠,一会儿想嫂子秦兰送给他的香吻,一会儿想遇上许冰后发生的事情,满脑子都是两人的倩影,想想以后要跟两个大美女住在一起,一阵莫名的激动。

第二天吃早饭时,许冰跟秦兰有说有笑,却没理会陈光宗,显然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陈光宗却无所谓,吃的津津有味,面对两位秀色可餐的美女,他的食欲大增。

  饭后,许冰去村里的大队部上班,她这个村长助理正式走马上任。

  陈光宗随便找了个借口,趁秦兰不背,骑着摩托车离开了家,直奔镇上。

  翻越山岭后,陈光宗来到了镇上,在一家超市,买了两盒女式小内内。他答应赔给许冰一条,但不能厚此薄彼,顺便给秦兰也买了一份。

文学

  这是陈光宗第一次给女人买内衣,很是不好意思,整个过程跟做贼似的,买完赶紧走。

  一来一回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陈光宗回到村里已经快中午了,他骑着摩托车刚拐进通往他家的胡同口,忽然一根木棍横在了身前,同时响起一个蛮横的声音。

  “站住,给我滚下来。”

  陈光宗急忙刹车,转头望去,只见拿木棍阻拦自己的是二癞子。

  二癞子之所以出现在这,并非专门来找陈光宗报仇的,而是听说新来的村长助理许冰非常漂亮,暂住在陈光宗家里,他很想看看许冰到底长什么样,被村民夸成了花。

  不过二癞子被陈光宗打得鼻青脸肿,还没好,不想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只能偷偷摸摸的来。他估摸着许冰该回家吃饭了,特意来等候,结果没等到许冰,先等来了陈光宗。

  “好狗不挡道,滚开!”想到秦兰差点被二癞子轻薄,陈光宗的火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

  “妈的,老子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骂老子。”二癞子大为恼火,抡动木棍,横扫向陈光宗的脑袋。

  陈光宗恢复了神智,反应也变得灵敏,赶紧低头闪避。

  二癞子一棍扫空,回身又是一棍,由于心急,这一棍失去准头,撞在了摩托车的车把上,将挂在上面的黑色塑料袋划破了,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

  陈光宗趁机跳下摩托车,顺脚支好,他买的两盒女式内裤就装在塑料袋里,不想被人看见,急忙俯身去捡,结果被二癞子一木棍打在了胳膊上,不得不撤回了手。

  “想捡,没门!”二癞子用木棍胡乱扫将两个纸盒扫了出去,他这才看清是什么,大肆嘲笑道:“竟然买女人的内裤,你穿得进去嘛,傻帽加变态!”

  “你管得着嘛!”陈光宗有些急眼,看见墙根处放着一堆盖房用的石子,随手抓起一把,抛向了二癞子。

  “哎呦,你马来隔壁的……”二癞子被砸了个正着,疼得呲牙大骂。

  “让你骂人,让你不干好事,砸死你!”陈光宗连续抓起石子,如梨花暴雨般扔了出去,砸得二癞子抱头鼠窜,不断后退,拉开距离。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陈光宗下意识的回头,只见美貌如花的许冰出现在不远处。

  “他欺负人,我正在反抗。”陈光宗指向二癞子,回答道。

  二癞子看见许冰,立刻被她的美貌所吸引,瞪大了眼睛。

  “喂,你为什么欺负人?我是新来的村长助理,有权处理村里的一切纠纷。”许冰亮明身份道。

  “你就是新来的村长助理?”二癞子先是一愣,而后转身就跑,比兔子还快,几秒内便跑出了胡同。

  许冰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不明对方见到她为什么跑,难道自己长得很吓人吗?“那人谁啊?怎么跑了?”

  二癞子之所以跑,是因为不想被许冰看清他的长相,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实在有损自己的形象。

  “他是我们村的地痞无赖,外号二癞子。”

  “他就是二癞子!”许冰刚上任,对药王村的情况不熟悉,老村长特意跟她提过二癞子。

  “对,这家伙偷鸡摸狗,挑戏小媳妇,半夜敲寡妇门,什么坏事都干,你可要当心点。”陈光宗善意的提醒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怕他,敢在我面前耍流氓,绝饶不了他。”许冰野蛮的道。

  陈光宗撇了撇嘴,心里话:不是我小瞧你,就你这柔弱的小身板,遇上流氓的话,只能任人宰割。

  “估计嫂子快做好饭了,回家吃饭吧!”陈光宗推起摩托车,紧走几步,挡在了地上女式内裤的包装盒前。

  许冰并没有在意,扭动着迷人的身躯向前走去。

  饭后,趁睡午觉前,陈光宗敲响了许冰的房门。

  “这是我赔给你的,希望你接受。”许冰刚打开门,陈光宗快速塞给她一件东西,然后转身就走。

  “什么啊?”许冰往塑料袋里看了一眼,见是一盒女式内裤,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拿走,我不要。”

  陈光宗假装没听见,脚步未停,直奔秦兰的房间,走进屋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嫂子,我送你件东西,别嫌弃。”

  “你怎么忽然想起送我东西了?”秦兰又惊又喜,高兴的笑道:“无论你送什么,嫂子都不嫌弃。”

  “这可是你说的。”陈光宗将藏在后背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秦兰。

  “这是……”秦兰做梦也没想到陈光宗会送内裤给她,不由得一阵错愕。

  “嫂子,你不喜欢吗?不喜欢可以扔掉。”

  “喜欢,喜欢!”即使秦兰不喜欢,也不能当面明说,欣然接受。

  “喜欢就好。”陈光宗暗自松了一口气,满怀期待道:“嫂子,我送你东西,你是不是也要给我点奖励啊?”

  秦兰顿时想起昨晚给陈光宗的香吻奖励,俏脸一红,踮起脚尖,张开性感的红唇,吻向陈光宗的嘴巴……

 “陈光宗,你给我出来,拿走你的东西,不出来,我进去了。”眼看秦兰即将吻上陈光宗的嘴巴,门外响起了许冰的声音。

文学

秦兰急忙缩回了头,陈光宗顿时变得一脸扫兴,没有回话,眼看要得到嫂子的香吻了,你却跳出来破坏我的好事,真是郁闷!

一道靓丽的身影闪过,许冰走了进来,俏脸微寒,甩手将一个黑色塑料袋扔给了陈光宗,而后对着秦兰道:“兰姐,你最好管管他,别让他乱动别人东西。”

“小冰,你别生气,他送你什么了?”秦兰疑问道。

“你还是问他吧!”许冰不好意思明说,怒瞪陈光宗一眼,转身又走了出去。

“小宗,你送小冰什么了?不会也是内裤吧?”秦兰问道。

陈光宗尴尬的笑了笑,点头默认。

“这种女人用的东西不能乱送,送给我可以,但不能送给小冰,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没当场臭骂你一顿就不错了。你一定要记住,以后不能乱送了,如果真想送,可以来询问我的意见。”秦兰耐心的说教道。

“我知道了,这个也送给你吧!”既然买了,不能浪费,陈光宗干脆把许冰拒收的女士内裤,也送给了秦兰。

“秦兰,你在家吗?”

就在这时,院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秦兰透过窗户向外看了几眼,急忙将内裤收了起来。“是王婶,估计又是来说媒的。”

王婶是村里的媒婆,特别喜欢说媒,三里五乡哪有未婚的小伙子大姑娘,她绝对一清二楚。最近两年,她也给秦兰说过几次媒,都被秦兰拒绝了。

秦兰没少拜托王婶给陈光宗说媳妇,但陈光宗是傻子,正常人根本不愿意嫁给他。

进屋后,王婶说明了来意,不是来说媒的,而是从秦兰口中打听许冰的一些情况,特别是许冰有没有对象,想找个啥样的对象之类的问题。

陈光宗听得直撇嘴,人家许冰刚来咱们村,你就想着给她张罗对象,真够敬业的。

毕竟接触的时间太短,秦兰只知道许冰没有男朋友,其它的一概不清楚。

没能打问出多少信息,王婶颇为失望,临走前大有深意的看了陈光宗一眼,低声对秦兰道:“我听说今天光宗去镇上买女人穿的内裤了,他是不是变得更傻了啊?”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别听别人瞎说。”秦兰明知陈光宗买女式内裤是为了送给她和许冰,但这种事情不能明说,否则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只好装糊涂。

“我听在小卖部门口歇着的那些人说的,这还能有假?他该不会有变态嗜好吧,你可得小心点。”

听闻此言,陈光宗顿时满头黑线,不用问,肯定是从二癞子嘴里传出去的,传到王婶耳朵里,相当于全村人都知道了,我的名誉全毁了。

王婶不仅是媒婆,还喜欢打听东家长李家短,嘴上没有把门的,四处传闲话,村里有个大事小情被她知道,不出半个小时,绝对传得街坊四邻人人皆知,比村里的大喇叭还好使。

陈光宗转念又一想,村里人都知道他是傻子,早没有名誉可言了,爱怎么传怎么传吧!

另外,陈光宗还有一个疑惑,那天二癞子撞见了他给秦兰吸蛇毒,误以为两人私通,这事怎么没有传出去?当然,不传出去最好,他就怕二癞子没憋好屁。

送走了王婶,陈光宗刚准备回屋,秦兰道:“你换下的脏衣服呢,拿过来,我给你洗洗,算了,还是我去拿吧!”

“嫂子,你发烧还没好,腿上又有伤,应该多休息,改天再洗吧!”陈光宗劝道。

“扔到洗衣机里又不费劲儿,趁天热洗完晾上,下午就能干了。”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