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艺 > 正文

和闺蜜男友在商场做了_去按摩被男技师搞了

2019-08-13 21:24作者:admin

生怕王芹不相信,金宇回头看着刘敏示意后者说点儿啥。

刘敏抿着嘴,还在用力擦着身上刚刚被金宇啃过的位置,心里一阵膈应。想到金宇这嘴不知道吻过多少女人的身体,被接触的皮肤好像也被火烫过一样难受。心头更加是郁愤不平,本不想回答给金宇难看的,可是刘敏一向懂事,不太让母亲担心自己,为了安老妈的心硬是忍了口气闷闷嗯了声。

明显是敷衍的。

闺女不高兴,王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她想俩口子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鸡毛蒜皮油盐酱醋,过日子避免不了会吵架,俗话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这是通病。王芹自我安慰,找点儿契机让小俩口独处交流误会也会慢慢解开的。

“闹矛盾不怕,重要的是误会能解开。好啦好啦,我啊,刚刚接到你妹电话,说她那个什么的歌会比赛结束,请我们一家子出去吃饭去。你们俩收拾一下,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庆祝一下。”本来王芹突然来城里就是这个原因,现在说出来不过是想借机使俩人尽快和好,所以故做笑呵呵地说完,催促着起身离开。

这么一说,金宇才想起自己的小姨子,刘静。刘敏家有俩个姑娘,说起刘敏这个妹妹刘静,那是一个烫手山芋,整天抱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歌手梦,三天两头不着家。

刘敏对这个妹妹是不喜欢的,她觉得这妹妹就是一个事精,哪儿天不给自己和家里捅个大篓子她是不安心的。

奈何王芹是尤其宠爱这个不务正业的小女儿,甚至支持刘静的白日梦,还有意要将自己的一小部分股份拿出去资助她。

一切原因,是因为刘静长得与去世的父亲特别像。

除了刘敏听了这话心头更是酸楚外,金宇倒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感,他的小姨子虽然脾气不咋样但人真的是比姐姐要漂亮十倍。

早年和刘敏结婚,第一眼见自己小姨子金宇就觉得将来刘静长大一定不得了。

算算是有三四年了。也不知道这刘静现在是啥模样了。

金宇美滋滋地想,期待下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他也不想再和刘敏这贱货较真儿,跟着王芹的脚步追问:“小姨子啥时候到,要不要我去接一下的。

丫头我也用好几年都没见了呢!现在变化大不大?”

金宇猥琐的姿态自然是让刘敏看了清清楚楚,不免又是怒意攻心,气愤之下狠狠关上门泄愤地往床上一坐。

“哎呦!”

床框剧烈的震动,让床下躲藏听声的孙磊受惊磕了头,尖锐的痛感使他禁不住轻叫一声。

“谁?”

听见床下有人,刘敏吓了一跳。

“我。”孙磊苦着脸探出脑袋。

“啊!孙磊。”

刘敏惊呼一声,话出口意识到屋子外的人连忙捂住嘴巴示意孙磊先不要出声,然后她悄悄摸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张望,看见金宇正和母亲说说笑笑地聊天,才稍微放心地关好门扣紧。

“我怎么出去啊?”孙磊已经小心爬了出来。

“呃……”

刘敏尴尬不已,自己居然忘记了孙磊还在屋子里,都怪自己只顾着和金宇生气,完全遗忘了这码事。

“别急,等会儿我们会出去,你那个时候悄悄溜出去。

对了,我把屋里钥匙给你磊,预防万一,到时候你从里面打开门。”

犹豫了一秒,刘敏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儿子挂在书包上的钥匙,摘下来递给孙磊。

提过去的时候她的手微微接触到孙磊炙热的手心,那里燃烧的温度好像也烧进了她的心里。顿时,红霞飞上双颊。

亮晃晃的一串钥匙放进孙磊手里,孙磊心脏急跳俩下,脑子不断蹦出钥匙,刘敏家的钥匙!

四目相对,佳人艳色灼灼。

强自压下心头的悸动,孙磊忽然看着刘敏脸上有轻微的擦伤,几乎是下意识他想也没想伸出手:“疼不疼?”

疼不疼,温柔又轻柔,问得刘敏下一刻的秋水眸中发瑟起来,她与金宇的撕扯,他一定在床下看了清楚,但他没有追问自己原因,只问疼不疼,这种变相的关心令刘敏有点儿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来自一个男人温柔关怀了?

刘敏眼里的哀伤刺痛了孙磊,想也没想他伸手抱住了刘敏,用力的抱紧她想通过这个方式传递自己的力量给她。

两具身体贴的越来越紧,头顶上的光线也变得朦胧,闻着她发间清香,孙磊脑子有片刻的晕眩。

头顶上方男人炙热的呼吸不断的喷在她的发间,撩拨着挑逗着她的神经,之前被金宇点燃的欲火又慢慢重新燃烧了起来,刘敏的身体慢慢出现了反应。

“这里不能久待。”刘敏维持着仅存的理智推开了孙磊,她看着孙磊说:“明天你要记得来给我儿子补课。”

孙磊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她老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被他发现屋子里藏了一个男人指不定会要怎么对付他。

“你怎么还不出来?在此刻响起了金宇的声音,门被人用力推了推。

“你锁门干什么?”

“在换衣服,我马上出来。”刘敏连忙应道,示意孙磊赶紧躲到床底下。

听到金宇的声音孙磊有些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爬进床底下的时候,衣服还被挂了一下。

孙磊感觉自己的肉似乎也被割破了,但却也不敢吱声。

“刘敏,到底在屋里搞什么鬼?!”

金宇站外面等得有点儿不耐烦,抬脚想踹门,门才打开来。

刘敏脸上微白地看着金宇,没好气地骂他:“叫什么叫,我不是出来了吗?鬼叫什么!”

“嗨!你……”金宇立马脸一虎,正欲发火。

身后王芹喊道:“走吧走吧,你妹妹来电话说她到了咱们去接她去。”

碍于王芹,金宇郁郁止住话,狠狠地瞪了刘敏一眼,心里暗自想着晚上再好好收拾你。

应了声母亲,刘敏也不甘示弱瞪回去,看着金宇不爽地离开才她小心关好门,跟着收拾衣服和众人一起离开了。

差不多隔了二十分钟,孙磊听到外面确实没动静了。

才慢慢的从床底爬了出来。

哎哟一声,他感觉自己的下腰位置一阵发冷,接着一股刺痛顺便传遍了全身。

他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似乎被割破了。

正想离开的时候,心想着会不会有血迹遗留下来,到时候真的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照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起身正想离开。

“咔吧!”

客厅里微弱的关门声响起。

在这安静的氛围内,却显得格外的清晰。

他又一次钻入了床铺底下。

又窝在床下足足又等了四五分钟,似乎屋子里没有别的声音了,刚才估计是自己听错了。

他才动了动身体,心有余悸地先探出一个头,左右看了看,屋子里安静得只有他自己的呼吸。

“呼……吓死老子了!不过,因祸得福嘿嘿,有了刘敏家的钥匙,以后进她家的门儿不就顺利成章了,看来以后艳福不浅的日子多的是啊。”

孙磊乐滋滋地晃荡手里的钥匙,宝贝地把钥匙揣进贴身的口袋里放好。

推开门,屋门外是一片漆黑。

此刻过分安静使屋子里显得有些空旷。

虽然知道屋子里人已经走完,可在别人的家里偷偷摸摸的,孙磊还是有点儿紧张,做贼心虚的感觉越发强烈,不敢再耽误孙磊顾不上开灯瞅准大门位置急步蹿过去。

3-1G2291435415F.jpg

靠近门口,手才放到把手上用力,锁柄转动的同时,无数情愫爬过心头,时间也在此刻变得缓慢,缓慢到可以看见孙磊的瞳孔因为紧张慢慢缩聚。

门锁转了半圈,孙磊紧张的吞咽了几口唾沫,身体已经往后退了一步。

“咯。”门咔地轻轻响了一下,空气中的某种平衡也在此刻打破。

打开的门缝轻轻吹进股冷风,随后缓缓敞开,门口外面站着另一个黑影,那个人手里举着手电筒。

“没人?太好了!”

此人低声欢呼一句,轻轻推开门,迅速进屋子关好门,她没注意到门旁的卫生间里虚掩着门。

孙磊心跳猛烈加速中,他差一点儿就和门口的人面对面了。还好他开门觉得不对劲,毫不犹豫地很扯一步退到卫生间。

刚刚在卫生间蹲好,这人已经进到屋子里。孙磊悄悄蹲到门口缝,眯眼朝外面看。

客厅灯此刻大亮,光线强烈刺激下,孙磊只能看见这个人是一身黑,正趴在柜子上翻箱倒柜的。

小偷?

孙磊心里咯噔一下,有没有搞错怎么和小偷碰上了。要是和这小偷搅和在一起,他想脱身不是更加不方便了?

小偷,他要不要冲出去制服?念头仅仅存在俩秒,孙磊马上否决掉。他现在逃都来不及,哪有功夫制服小偷,不过眼睁睁看着他行窃?而且貌似现在在客厅里搜索,等会儿要是保不齐在看看卫生间……

“怎么办啊?”孙磊急出一脑门子汗。

真是祸从口出事自上身,不想来的他来。客厅里翻箱倒柜的家伙在此刻忽然停下了动作,转身朝卫生间里走了过来。

“祖宗!你可真会挑时间。”孙磊欲哭无泪,看着近在咫尺的身影,容不得他迟疑,咬牙一挺身抢在对方一步踏进来的瞬间先发制人。

幸好,他略通擒拿手。

对方明显没想到屋子还会有人,猴急地推开门的她就想上个厕所,一路上憋着到现在,着实有点儿急了。

不想推开厕所门就感觉到冷风扑面,一道黑影罩面扑过来。

不过,对方也不是等闲之辈,也有几手过硬的底子。

俩人交手,孙磊眼疾手快攥住对方手腕命脉,后者连忙翻转身子踢向他。

孙磊沉声躲开,腿一別撑住对方腿侧中间,身体就势往前撞击过去,对方也料到他的动作,一只手快速挥过来,可是力量不足被孙磊撞进,孙磊肩头势头不减撞到身份的身体上。

“啊!”

那人惨叫,被重重撞到墙上。

“今天算你走霉运,碰见我。该你着道!”孙磊恶声说道,却觉得刚才撞都对方的身体时似乎觉得撞进什么柔软的地方,正心里嘀咕卫生间的灯跟着亮了起来。

是对方不小心撞到墙壁上点亮了灯。

眼前恢复光明,看清楚来人孙磊呆了。

眼前人哪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

此刻姑娘瞪着美丽的杏眼怒气冲冲看着孙磊。

孙磊立时明白自己刚刚是撞到对方哪里,呼吸有片刻急促,孙磊望着眼前人,忍不住犯难。

男人偷他可以动手,这小姑娘偷他实在是不合适动手。

“你,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偷东西啊……”孙磊本来想义正言辞地训斥一下明显未成年的小姑娘,可是看到对方的穿着打扮,他忽然有点儿底气不足。

面前的姑娘,一身紧身的黑皮衣裤,肩膀处绣着一朵妖艳的罂粟和骷髅头像,浓重紫色的眼影,黑亮的色促使她整个人似乎是超脱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自由洒脱,不羁而妖冶。

斜肩式黑皮衣,紧紧贴在身体上,女性柔美的曲线美妙地舒展,脖子处的玉骨也似在散发迷离的香气。

孙磊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他忍不住感叹真是一个尤物。

“看够了么?”

清脆的声音似盘牒撞击发出的悦耳颤音,面对男人肆无忌惮的色眼,姑娘额上青筋暴跳。

她不过是想偷偷回姐姐家拿点儿钱用,没想到回到家却有另一个男人,也不晓得是干什么的躲在卫生间……难道,他和姐姐……

“你是这家的主人?”

“我,我……”孙磊慌张地咳嗽俩声,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们,不过又马冷静上道:“是,这是我家。

你今天不走运,我告诉你最好自己缴械投降,免得我对你动手。”

不管怎样,先发制人,不能让这丫头产生怀疑。

刘静看着孙磊略带躲闪的视线,心里明白七八分,她不是第一次来姐姐家,对这比对自己家还熟,再说,刚刚明明看见姐姐一家的合照。

自己和这个男人哪个才是小偷自己难道不清楚?

几秒的思考,刘静脑子一下子冷静了,她反倒起了兴趣打量起孙磊,目光落在对方身上,她的嘴巴也没停:“哦,是么?你是这家的主人,可是我刚才看照片上怎么没有你这个人啊?”

“这个,我我是这家主人的哥哥……”孙磊下意识补漏说道,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姑娘能这么淡定而且好像之前进屋也没见他费什么力气,搞不好他和刘敏是亲戚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孙磊看刘静的脸是越看越像刘敏,他心提到嗓子眼,不想自己不会这么好运气,刚出困境又遇险滩吧?

不行,自己必须想办法赶紧走!

“哥哥?我姐夫好像没有你这个哥哥吧?”刘静一句话出口,孙磊的脸色立马变成惨白。

慌张的神情立刻让刘静肯定眼前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鸟。不过力量对比他在自己之上,可不能硬来得智取。

刘静思忖视线开始寻找能增加胜算的方法。

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露里,孙磊好歹是教师脑子快,立马重新镇定:“是嘛?可能你不经常见我,我和金宇是远方亲戚。对了,你叫金宇姐夫,难道你和金宇是……唉!金宇你怎么回来了?”

刘静冷不防孙磊说这句,下意识就回了头,与此同时她猛然一个激灵反应到什么,硬生生止住扭到一半的头身体也在片刻间反应起来。

强者对抗,有时候拼的是速度。

姜还是老的辣,孙磊活了一把年纪,如果连一个小姑娘都斗不过,他估计回家可以准备颐养天年。

刘静扭头的瞬间,孙磊已经抄起挂在旁边的淋浴拉开水龙头浇了过去,人脸受到刺激下意识会闭眼躲避,即使刘静反应再快,身体机制的保护措施已经让她惯性地后退了一步。

冷水兜头浇下,浑身当真是水灵灵一发不可收拾。

刘静是头干练的短发,和姐姐刘敏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犹如烈马,更具有野性。

不过,孙磊现在是没工夫欣赏爆裂美女的湿身,他浇过水在刘静后退的时候抻脚轻巧一勾,刘静狼狈往后栽倒。

“啊!”

惨叫声伴随孙磊如电的动作,孙磊已经在下一秒冲出了屋子。

哈哈!老子终于能够离开,算没白和这丫头浪费口舌。

但是,又一个事实告诉我们,乐极生悲,任何事情不能高兴太早。

孙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出门前他没有低头看地面,只顾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飞奔而去。

于是乎,在一只脚迈出成功的一步,他的另一只脚也成功挂到刘静为了金宇姐夫特制的陷阱胶布,华丽丽地身体失去平衡一个倒栽葱磕在了门上。

“哐当!”

整个世界在孙磊眼里清净了。

寂静的楼道里脑壳与金属的声音回荡老远,还惊扰隔壁的狗子叫了俩声。

“你个丫头,从来没让你妈我省心过。比赛失败就失败,你怕什么不和妈妈说?还骗妈妈你坐飞机回来,让我和你姐夫他们白白在机场等!”

“没事,妈,小妹现在不是好好的。你别骂她了,好好说,消消气。”

孙磊觉得耳边一阵嗡鸣,身边有俩只乌鸦鼓噪地呱啦不停,迫使他从昏昏沉沉的梦里醒来。

额上有只柔素,无比轻柔地在给他擦着额角的汗。

从那温柔的手传来的香气,孙磊闻了无数遍,轻易便勾起他日日夜夜焦灼的心意。

浑身开始发烫,周身的燥热让孙磊终于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伺候他的是刘敏。

“孙老师,你醒过来了?”

刘敏看见孙磊睁眼,立刻惊喜说。

“刘小姐。”孙磊脑子疼得厉害,望着刘敏和面前坐着的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好啊!醒过来正好。”金宇已经迫不及待冲过来,恶狠狠揪住孙磊的脖子怒问:“说,你怎么在我家,还打了我小妹!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特么你要是不老实交代,今天你别想站着离开!”

金宇突然的发作令孙磊手脚发晕,居然没有力气去反抗被掐得脸红脖子粗喘不上来气,眼看就窒息了。

“干什么!你疯了金宇!不要瞎说好不好?这是孙老师,你放手!”孙磊被掐得半死不活,刘敏急忙去扯金宇,奈何金宇憋着股劲儿,刘敏力气又小怎么可能拉得过金宇。

“哎呀,这是闹哪出?金宇,你有话好好说,听刘敏说孙老师是市里著名的一级教师,你不能那样动手动脚啊”王芹平常爱看一些教育频道,对孙磊略有耳闻,早对孙磊心存敬慕,现在看见真人,心里对自己姑娘刘静之前的指控已经消失七八分。

刘静则把母亲的后半句听进了耳朵,吃惊地跟着说:“你们说什么,他是孙老师?!教育网一金的孙老师嘛?”

“是啊!”王芹上去拉住金宇:“孙老师能给咱锦上课,哎呦是求不来的运气,你怎么能动手呢?一定是误会。”

“姐夫,没错确实是误会!”刘静连忙也转移方向开始拉架。

“咳咳!”经过三个人拉架,金宇的手终于被扯开,孙磊这才获得一丝喘息看见,忙不迭后退几步粗重的喘息汲取空气。

刘敏见孙磊气虚不平,心慌意乱地过来询问情况:“没事吧?孙老师你还好吧?对不起,金宇他不是故意的。”

“没事。今天是误会。我有东西忘记拿,本来想给刘敏打电话,来取的,没想到……我才……误会,都是误会。”孙磊喘平口气,含糊说了几句连忙起身要告辞。

“孙老师,我送你。那个,今天确实是误会,事起因我我送你,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计较啊!”刘静兔子般蹿到孙磊身边讨巧卖乖。

孙磊捂住脖子看着粘上来的刘静,一心想离开也没去推拒趁势扶住小姑娘肩膀走出门。

这丫头一定是有事相求。

孙磊看着故意接近的刘静。

刘静挨得自己很近,女儿家特有的香味萦绕在自己的鼻尖,这让孙磊全身紧绷绷的,软绵绵的依靠在刘静身上。他眯起眼睛,居然有点享受着美女的服侍。

特别的味道,让他已经忘记了身上还有伤,却没有想到,这路竟然这么近,这么快就到了。

“孙老师,到了。”

刘静的声音不同于刘敏的温婉,是一种女孩儿特有的刚性,特别是那一头短发飘逸然然。

“嗯。”孙磊连忙转移视线,脸色微微不自然,刘静还以为他是因为身上太疼才会这样的。一时之间,眼里满是羞愧。

“额……那个,孙老师,你回去以后好好休养,明天来我家,我让我姐给你做好吃的。”刘静只能想到这个方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哼……”孙磊故意轻哼一声,假装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酥胸,想看看对方的态度,结果惹得他全身都燥热起来,再看刘静的神态,好像刚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一样。

听刘静的话,孙磊整个人都兴奋一些,虽然搞不清楚这刘静企图何在,但一想到那个刺激感,孙磊心里开始燥热起来。

“再见。”

孙磊朝着刘静挥了挥手,强做自然姿态就准备走,刘静却朝他抛了个媚眼,却见人家根本就没有见到他的动作,喟叹一声,默默离开。

看看孙磊住所,刘静啧啧赞叹,果然是个孙老师,住处也是个好地方,想到今天竟然把他当做贼人一样胖揍,这让她脸色一羞。

这边草丛里窸窸窣窣的传出来声音,这让刘静眯着眼往那边看去。

刘静自小胆子就大,仗着自己会点跆拳道,一碰上什么稀奇的事情,首先就是要去探索清楚,否则,就算是回去了,也会时时刻刻想着这里,让人憋得慌。

她用手直接就拨开了面前的丛丛杂草,头就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站在原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头晕乎乎的,也怪她一时不察,竟然被人打了。

腰间摸上来了一只粗粗的手指,没来由得让她感受到厌烦,耳间还有那温热的鼻息,那抹冰凉感在自己的颈项间流连。

刘静心里忍不住恶心。

跟着,她感受到那个人粗鲁的手在扳扯想自己放倒,而她却头脑晕乎,眼皮想要睁开,却像是被胶水黏在了一起一样,始终都破不开。

感觉到那只讨厌的手竟然直接就摸到了自己的胸上,更可怕的是,她还感觉到那具身体浑身发热,俩只手肆无忌惮摸到她的敏感地。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