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高冷女神性沉沦h文|深夹的太紧

2019-09-03 00:14作者:admin

哪知道这个服务员还是一个二愣子,他都说没事了服务员还说要赔偿。

“你赔不起的,我这个西服顶你半年工资呢!”孙磊也知道酒店消费,所以他直接了当说不要赔偿。

“那,那我,用身体赔偿您吧……”服务员忽然来这么一句,直接把孙磊给说傻了。

天,这是姑娘么?这么火辣!

“不不好吧……”孙磊结巴了。

可是,还没再多说一句,对方火热的唇已经贴住了孙磊的唇。

“唔……”

孙磊可是第一次被女人压倒,眼前的女人犹如化身菲罗忒勒斯,欲望喷薄欲出。

孙磊也就那么几秒钟的迟疑,女人的手直接略过上半身探入孙磊腰腹下。

“咔哒!”

孙磊连制止都来不及,裤子一松露出里面自己的短裤。

孙磊简直怀疑这个服务员是不是假的,动作能这么娴熟,解皮带都解得这么利索。

但也得看看地方啊!孙磊着急地去推女服务员。

动作却在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如同蛇一般缠上自己的命门,顺势还轻轻套弄一下,异样的刺激下孙磊下面昂扬而起。

孙磊也倒抽一口凉气,推女人的手下意识搂住了对方。

在这档口,门外一阵喧哗声传来,好像是王芹他们回来了。

不好,来人了!

神智清醒,孙磊连忙推开服务员,拉着服务员就往里面的卫生间藏。

千钧一发刚刚藏好,门开的声音传来。

“妈,你下午过完生日要不要去滑冰,我带你去玩啊!”

是刘静的声音。

文学

“我老了,玩那个玩不动了。”

王芹哭笑不得地回道。

“什么老了,你就是不想陪我!”刘静不乐意地反驳。

“外婆去啊。小姨说你去我也能去。”金锦眨巴小眼睛一脸买乖,他对溜冰渴望已久。

“好吧好吧,去去。”王芹受不了自己小孙子的目光,一脸脸慈爱地答应下来。

“噢!奶奶同意了,太棒了!”

“哎呦,慢点儿小锦。”

“走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去现场了。”

大家欢声笑语,气氛无比温馨。

听着屋子里总算传来大家陆陆续续离开的脚步声,孙磊这才心有余悸松开一直捂住的服务员嘴巴。

“不要出声。”孙磊压低语气,几乎是用嘴型告诉服务员,一边紧张把自己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扣好。

“好。”服务员现在似乎恢复正常,不住点头乖巧地不说话。

要不是她脸上还有之前的红潮,孙磊都觉得刚才可能是中邪了这女人才这么如饥似渴。

忐忑在厕所里蹲着,听见外面的门被关上,孙磊习惯性又等了一分钟左右没见动静这才站起身,小心翼翼走出厕所,确定屋子里的人全部都走了,孙磊赶紧把服务员拉出厕所,打开门探头看了看,正准备推服务员赶紧离开。

却不想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孙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猛然有人说话,孙磊心脏差点儿没停机,下意识回头见是金宇,孙磊脑子条件反射地辩解:“我正在找你们……”

“后面的这位是?”金宇意有所指地看着孙磊身后。

随即落在孙磊和对方交缠在一起的手。

孙磊察觉到不对,急忙松开手解释:“这个,我妹妹……”

“我明白。”金宇不等孙磊把话说完,挂起意味深长的笑接着说:“我自然知道,孙老师何必紧张?”

马达,偏偏这么巧……这家伙是故意的?此时此刻孙磊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实在是百口莫辩,孙磊越发觉得背后搞不好是金宇在搞鬼,心里疑惑不安,宴会也没心情参加,直接把礼物交给刘静离开了。

刘静一再追问情况,孙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啥都没有说就离开。

刘敏听说这事也打电话过来问,这事孙磊咋好意思说,只能随意敷衍。

眼下这种情况,恐怕是金宇故意针对自己设的局,孙磊暗自猜测可又没有证据。

结果第二天,孙磊在家还没起床,自家的门就被人擂得隆隆作响。

“谁啊?”

孙磊睡意朦胧,穿着背衫走出卧室打开门。

门外,几个警察站在外面。

“你好,你是孙磊吧。”

“嗯……”孙磊有点儿懵,慌乱地看看几位官爷,勉强笑道:“我是孙磊,请问你们找我什么事?”

“你好,我们接到报警说你有嫌疑偷了王芹女士的蓝宝石。”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

“什么?”孙磊错愕:“我没有……”

“那请问昨天下午你在俩点儿到达xx酒店之后,一个小时做了什么?”警察沉这里脸问。

“我在酒店……在酒店里面休息。”孙磊语塞道。

“这样吧,还是跟我去局子走一趟吧!”警察已经不由分说上来扣住孙磊。

“等下,我穿个衣服……”眼看形势不对劲,孙磊来不及多想,得到机会冲进屋子里发了一个信息到一个号码上。

警察局。

孙磊一脸郁闷地站在牢房的门口,看着周围的人脏兮兮的样子,一向有一些洁癖的他异常觉得不舒适。

警察竟然无缘无故地把他拉进了牢房,之前的态度也是翻脸不一。

偷王芹的珠宝,完全不可能。自己都没见过的东西,怎么可能去偷呢?

孙磊想到这里,忍不住撑着脑袋,堂堂知名孙老师,却被人污蔑成了这个,虽说他的心思千回百转,确实也跟那方面有点关系,可是,却被人倒打一耙。

肯定是误会!

“冤枉啊!”孙磊抓住铁栏杆,无比憋屈地喊着。

可是任凭他喊破喉咙,也没有来回应自己。

算了,喊了一阵子,孙磊放弃了。坐到旁边的长椅上灰暗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思考着栽赃他的人可能是谁。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金宇。但,他也想不通金宇出于什么目的,难道是单纯报复,报复他和刘敏关系不清楚?

一切的原因只能等自己出去才知道。也不晓得对方收没收到自己的消息。

胡思乱想地在牢房里面呆了一天,进来了个新人,这人只见他脸蛋红得像个猴屁股,全身瘦小,看起来年纪不大。直到他被警察推进来后,跌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巴,含糊不清的骂着一些脏话。

“兄弟,你能消停些吗?”

这间牢房里关着的不仅有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那男人显然是刚刚睡醒,一脸厌世模样,被人吵醒特别不爽。

孙磊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心里不自觉的扑通扑通直跳。

孙磊也觉着奇怪,这人似乎从他一进来,就一直睡着的,也不知道他是有多瞌睡?竟然能睡这么久,简直开了他的眼界。

“关你屁事!”

瘦小男人显然是人小气盛,不喜欢听别人说自己的不是,脾气有些冲。

“兄弟,你是怎么进来的?”

还没有等瘦小男人回答,外面的警察先行开口了:“他是犯了强奸罪。”

“三号。你跟我出来,有人找。”

有意思。孙磊正打量这俩个犯人,总算找到一丝打发时间的乐趣。铁门从外面被打开的警察指名道姓说着。

孙磊有些错愕的指了指自己,不确定警察说得是自己:“是我?”

警察有些不耐烦,指着孙磊就说:“是你,没错,跟我走。”

看小警察这态度,孙磊叹了口气,想自己做孙老师从来别人都是客客气气,如今却给一个警察脸色,一时间心里憋屈得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瘦小男人见到警察就要走了,连忙抓住门,扯着嗓子一个劲的喊着。

瘦小男人的声音很吵,刚刚睡醒的男人显然是看多了这样的场面,摇了摇头,紧了紧被子,把自己整个头埋在了被子里面,像是就这样能把自己隔绝一般,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带着孙磊准备离开的警察拿着电棒就直接架在了瘦小男人的身上,毫不留情地把瘦小男人甩在了地上。

“给我老实点儿!”警察恶声放下几句警告的狠话,才带着孙磊离开。

一直跟着警察,直到带着他走到了前厅,前厅警察竟然把他的手铐解开了。

孙磊惊讶的看着他,“这?”

“有人保释你,你可以走了?”

孙磊对这意外了然,应该是那个人来了。

走出局子,孙磊看着天上的太阳忽然觉得头晕晕,走出了警察局大门。

见到有一辆小轿车停在门口,车里的人还探出一个头过来向他招了招手。

孙磊嘴巴一抽,忙走到小车前面,站到他窗口,直接问:“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准备在外面站着说还是在里面坐着说?”

里面的人笑了笑地,孙磊想了想,打开了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垫子上。

车子里一阵子的安静,最后还是孙磊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你小子今天倒是挺迅速啊!”

“是。朋友有难我可不得早点儿,你这身子骨我清楚,搞不好你会散架。”男人笑道,语气难掩揶揄。

“张重,嘴巴贱度见长啊!”孙磊忍不住给他一拳。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