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学长嗯太深了花心好酸_握住胸前的柔软一挺身

2019-08-13 21:10作者:admin

牛大猛还是头一回来到县里。

  看到县城的水泥路上,形形色色的车辆来回穿梭,各种高达的建筑群,几乎晃瞎了他的眼。

  街道上,时不时见一些县里姑娘来来往往,看她们的打扮,穿着一些超短裙,露出了白皙修长的大腿,有些隐约还能看到大腿根部,这让牛大猛看得都有些面红耳赤,心道县里的女人也忒不要脸了,这要是在村里,还不得被绑了送祠堂?

  陈才一副早就见怪不怪了。

  两个人径直来到了供销社的门口,一个化着淡妆,相貌清丽约莫十八九岁的女子看到陈才后,不停地挥着手。


  牛大猛眼睛一亮,这女人穿了一件包臀连体裙,打扮的十分成熟性感,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起来很喜感,有种身为城里人特有的自信。

  陈才迎了上去,与那女子打闹了一番,指了指牛大猛,说道:“小莉,这位是我兄弟,大猛!电话里跟你提过的,来找你堂姐谈点事。”

  “哦,堂姐在家呢!我带你们上去吧。”小莉打量了牛大猛几眼,这才笑嘻嘻地转身在前头带路。

  小莉的堂姐叫杨晴,是供销社的一个分销经理;据说很有些权力,不过见了面之后,才发现这个女人打扮的很新潮时尚,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化着浓妆,一袭短发,看起来很干练,她穿的是电视里城里人的职场装,黑色丝袜将她浑圆的双腿包裹住,显得极为魅惑,不过她的头总是扬起,给人的印象是总拿鼻孔瞅人。

  “就是你要跟我谈生意?”

  杨晴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露出了大腿根部,她这个动作,把牛大猛和陈才的眼睛都看凸了,不过杨晴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烟雾吞吐说道。

  牛大猛回过神来,立刻取了谷子的样品,摆在杨晴的面前,“看看这个谷子,你给估个价,可以长期出货。”

  杨晴用余光扫了茶几上的谷子,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不过当她嗅到了一丝奇妙的谷香,立刻收起了不屑,抓起一把谷子,认真地闻了闻,再仔细检查一番,不禁发现色泽明亮,颗粒饱满,比起国内高档的谷物都要好上几分,她毕竟是识货之人,立刻问道:“这谷子,是你地里种出来的?”

  供销社现在不同于体制时期了,她在外头看起来风光无限,但自从供销社的货源渠道都市场化之后,她就有了危机意识,如果不自己开发一条产品渠道,自力更生,迟早会更那些坐在办公室垂头叹气的老人一样。

  牛大猛带来的谷子,给了她希望,这让她双眼渐渐发光,心里也颇为急切。

  “是啊!我们还有不少存量,你出个价。”

  牛大猛憨笑道,眼里的精芒一闪,看来阿清嫂子没说错,这种谷子对城里人来说,真的是奇货可居。

  “这样吧!你虽然是小莉的朋友,但是咱们在商言商,你这种货市场确实比较少见,质量也很好,我最多只能出市场价的三倍!”

  杨晴心里盘算了一下,直接说道。

  “三倍!”

  现在的谷子市面都是一块八一斤,三倍就是五块四,每亩田差不多能种出八百斤,他现在有八亩地,算一算,如果利用催熟系统,每个星期都能产出三万五千块,一个月足有十几万块,这在农村可是一笔巨款了。

  牛大猛在心底算了算账,早就乐开了花,正要点头答应的时候,却被一旁的陈才死命拉住了。

  “这个价格已经很公道了!怎么,还嫌少?”

  杨晴有些着急,连忙掐灭手里的烟头,从茶几下面拿出计算器,啪啪地不停地计算着,良久她闭目思考了一阵,看到牛大猛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并不出声,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小瞧了这个乡下人。

  “这样吧!我最多还能再给你一倍的价格,再高你就另寻他处吧。”

  牛大猛这时早就绷不住了,笑道:“杨姐是爽快人,那……我们合作愉快。”

  谈妥了合同后。

  牛大猛跟陈才出了杨晴家,两人互视了一眼,都看出了赵多娜清新演绎白色经典造型清纯迷人彼此眼里的兴奋,只是陈才并不知道牛大猛手头有多少这样的谷子,不过看牛大猛那开心样,也知道这存量不少。

  握住手里一万块的订金,牛大猛决定请陈飞好好地搓一顿,不过陈飞却建议牛大猛去农贸市场,看看一些农作物的价格和书籍,既然以后要发展农作物,自然要对市场有直接的认识和了解。

  牛大猛听了,深以为然。

  农贸市场在县里的西面,走到门牌下面的时候,牛大猛肚子突然有点痛,便去寻了个公共卫生间,刚到厕所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田嫂?”

  牛大猛喊了一句。

  那身影转过头来,一张动人的脸映入眼帘,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好年纪的时候,她穿了一件花布衬衫,扎了一个麻花辫,就跟歌里的那个小芳姑娘的形象很相似。

  “大猛?你怎么在这里?”

  田嫂微微有些诧异地问道。

  在牛大猛的印象里,田嫂是那种每天起早贪黑,忙着生计的女人,以前在村里的时候,总看到她早上四五点就磨起了豆腐花,不过年后搬来了县里,据说租了个门房,做起了早餐小买卖。

  突然见到了村里人,田嫂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劲,反而脸上微微有些涨红,甚至眼中透着一丝慌张,余光有意无意地瞄向卫生间。

  就在这时,从卫生间里走出了一个带着粗金项链,夹着一个手提包的中年胖子。

  “田娥!”

  中年胖子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田嫂的腰肢。

  田嫂眼里闪过一丝尴尬的味道,却并没有拒绝中年胖子,立刻装作不认识牛大猛的样子,跟着那中年胖子匆匆而去!

  寡妇阿清曾经跟他说过,这女人一出村,就变坏!他一直都不相信,可眼睁睁看着田嫂被一个陌生男人搂住,却让他越来越相信阿清的话。因田嫂一直都是能干,而且很本分的女人;可现在嘛!

  收回了目光,牛大猛上了厕所,便一头扎进了农贸市场之中,这农贸市场还真是什么都有,他询问了一些价格颇为值钱的农作物,可最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非常值钱的农物,反而一些水果倒是非常值钱。

  牛大猛想了想,决定购买一些葡萄种子,他发现催熟系统不仅能够催熟农作物,似乎还能将农产品质量最优化,只要回去再找牛村长批个十来亩地,搞个小型的葡萄种植园。

  想到这里,牛大猛似乎看到了光明的前景在向他招手,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南田村位于南镇,是镇里十村里最偏僻的村子了。

  因为陈才还要上学的原因,所以就留在了城里,只剩下牛大猛一个人返村,不过在他看来,主要是陈才身边那个女人的原因,看来搔首弄姿地腻歪着陈才,他想回村才是怪事呢。

  何况牛大猛也大方,分了三千给自家的兄弟,有了这钱,以陈才那猥琐的人性,不突突了那女人,就是怪事了。

  “哒哒哒……”

  耳边传来拖拉机轰鸣的马达声,牛大猛在拖拉机上一路颠簸,远远便看到了熟悉的南镇,刚跳下车,谢过了载他的乡亲,便看到泼皮张领着一群马仔,吆五喝六地分奔过来。

  因为手里有葡萄种子,牛大猛自然没办法逃走,转眼就被泼皮张的人围了起来。

  “小子,你腿脚很利索嘛。”

  泼皮张似笑非笑,叫人把牛大猛从拖拉机上拽了下来,扫了他手中的袋子,然后掏出手机,似乎给谁在打电话。

  没过一会,镇口出现了王小花的身影。

  “张哥!”

  王小花嗲声嗲气地喊了一声,然后斜眼看着牛大猛,一脸愤怒地说道:“大猛,你在村里乱说什么?什么时候我成了你的媳妇?我能看上你?你除了长得高高大大,其他的有哪一点配得上我?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牛大猛一脸懵逼,“我……我刚从县里回来,去哪里散播这些谣言了?”

  “我不管,张哥,今天帮我好好教训他一顿,也让他长长记性好了,人家到时候会记住你的好啦!”

  王小花一脸泼辣地撒着娇,看着牛大猛的目光,却冷得跟个刀片子似的。

  再一次看到王小花,虽然她很冷淡,甚至有种发自内心的愤怒,可看到她白皙的皮肤,貌美如花的容貌,还有那浑圆的大长腿,他还是有种沉醉其中的感觉,在心里大叫着:妈蛋的,老子迟早把你骑了。

  这时,泼皮张听着王小花的暗示,眼里冒光,发出嘿嘿怪笑,“大猛,你跑啊!今天怎么不跑了?既然是小花要求的,你可就别怪我了。”

  牛大猛眼珠子一转,灵机一动,故意唉声叹气地说道:“张哥。今天你可以打我,不过到时候千万别后悔就好了,本来今天从县里回来,我带回来一个价值数百万的大合同,还想分你一点好处,不过,以后你可别指望这种好事了。”

  数百万?

  对于农村人来说,这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泼皮张一愣,就是他身边的王小花眼里都透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牛大猛的目光有了异样的色彩。

  “你说的是真的?”

  泼皮张平时靠着收取镇子里一些保护费生活,但现在手下的马仔多了,人多了就要吃饭,渐渐也入不敷出了,苦于没有开源的门路,突然听到牛大猛这么说,他的心思立刻活泛了起来,不过他总觉得事情不太靠谱。

  “当然是真的,这是供销社的合同,你们可以看看。”

  牛大猛从兜里拿出了跟杨晴草签的合同,摆给泼皮张看,可泼皮张不识字,只能求着王小花。

  王小花接过合同,越看越心惊,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问道:“你这种的什么谷子,可以卖出这个价格?城里人现在都这么傻了?”

  “我这谷子,可是独家秘方,不外传的!但是确是货真价实,本来我考虑因为量大,所以需要一些人手帮忙运送,于是就想到张哥,嘿嘿,没想到张哥想要打我一顿,那这件事就没得谈了。”

  牛大猛收起了合同,冷冷地说道。

  “等等!”

  泼皮张从王小花错愕的表情看出来,牛大猛并没有欺骗他,心里便火热了起来,如果只是送货的话,他手下这些人,可都是卖力气的好手。

  牛大猛见泼皮张上钩,心里微微有些得意,他虽然只念了一个高中,但是脑袋瓜子又不蠢,自然知道借力打力这些套路。

  别看泼皮张现在看起来风光无限,可受制于资金的原因,一直不敢大搞,可是有了运输线就不一样了,他只会越来越强大。

  当然,牛大猛知道泼皮张并不是什么好鸟,不过到时候他挣得可是大头,发展自然要比泼皮张快很多,因此也不惧他。

  “大猛兄弟,哥哥我呢,一直想讨个活计,要是你不嫌弃哥哥们粗手笨脚,我们一定把这拉货做好了。”

  泼皮张挤出笑脸说道。

  “可是……今后要是有人欺负我了怎么办?”牛大猛笑眯眯地看着泼皮张,直把他看得一张老脸通红,才肯罢休。

  泼皮张尴尬一笑,拍了拍胸脯:“今天南镇要是谁敢欺负大猛兄弟,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牛大猛也知道点到为止的道理,故作为难地说道:“既然张哥这么说了,那我要是不给张哥的面子,就太不够意思了。”

  泼皮张听到牛大猛答应下来,立刻喜笑颜开,说道:“大猛兄弟,冲你这话,今晚哥哥在镇上必须摆上几桌。走,咱们喝酒去。”

  身旁看两人勾肩搭背的样子,不由一阵气闷,不过想起牛大猛身上的合同,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泼皮张的效率确实够快,不一会儿,就有手下的马仔过来说,饭店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

  牛大猛跟着泼皮张,来到了南镇最好的饭店“林媛饭店”,这个饭店是以老板娘的名字来命名的,林媛在镇里可是号风云人物,据说跟镇长关系密切,也不知道真假。

  到了“林媛饭店”,看到老板娘林媛迎了出来。

  她最多三十岁的年纪,穿了一件紫色的旗袍,露出了高耸的胸部以及高叉修长的大腿。

  林媛长得很出众,柳眉如画,眼里有种别样的深沉,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女人,这在村里几乎没有这么打扮过,一时间把牛大猛看呆了眼。

  “这也忒好看了吧?”

  林媛听到牛大猛的赞叹,咯咯娇笑起来,上下打量着牛大猛,眼里透着浓厚的兴趣,转眼问着泼皮张:“老张,这位小兄弟面生的很,也不给介绍介绍?”

  泼皮张听了,立刻笑着给两人引荐,泼皮张是个大嘴巴,将合同的事情叽里呱啦地说了出来,满嘴的赞赏,即便是林媛这种见多识广的女人,也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牛大猛。

>>>>本文《乡6村小庄农》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