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艺 > 正文

口述被吸到高潮细节_爱爱高潮过程故事情节|我的

2019-09-03 00:17作者:admin

林薇儿虽然这么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她肯定不是自愿的,而是被捏住了什么把柄。

  这金钱柜KTV是黑道白道都占的地方,什么阴暗手段都用的出来,事情闹到这一步,林薇儿如果回去的话,肯定是羊入虎口,我所有的付出,她所有的坚持都付诸东流了。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林薇儿回去!

  “你这样做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咬着牙,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她,“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对着她大吼起来。“我不要命的和他们拼,为了什么,为了你啊,为了你,林薇儿!我是为了你才不要命的,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弃呢?”

  我的话让林薇儿头埋得更深了,甚至丝毫不敢看我。前面的司机也震惊的看着我们两个,不过他还以为我们两个是情侣吵架呢。

  车里,沉默中,眼泪一滴滴的从林薇儿的眼眶掉下去。

  她的眼泪,能融化一切,包括我的心。

  我心软了。

  我拽了她一把,林薇儿没有动,抬起头看着我,似乎还要说什么,但我这时候早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我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用力往出扯着她,她似乎想反抗,但我毕竟是个男人,一用力,硬把她拽下了车。

  “你放手……”林薇儿一边试图挣脱,一边毫无底气的说道。

  “我不会放手!”我口气丝毫不软,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依着她了。

  我一路没有停,也不管林薇儿怎么跟我说,我就只拉着她闷头走,到后面她也不反抗了,就这样被我一路拉着回家。

  我把门锁住,将林薇儿拉到了沙发上,按在沙发上。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就在对视中,我看到她的眼泪一点点泛出眼眶,我原本还坚定的脸色,被她触动了。

  我承认,我是一个心软的人,这算我一个致命的缺陷吧。

  “让我回去吧,求你了。”林薇儿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蹲下来,蹲在她面前,认真的看着她,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神。

  “你不能回去。”我拉起她柔软的手,滑腻腻温润的感觉非常舒服,“我真的不希望你再掉进那个火坑。”

  也许是我说的太真诚,林薇儿不敢看我的眼睛,咬着嘴唇,眼泪无声的滴落,“不是我不想回去,我……”

  “怎么了?”我握紧她的手:“有什么隐情就说吧,说出来,我也许可以帮你解决。”

  林薇儿抽了一张抽纸,擦了擦眼泪,哽咽的说道:“我之所以去金钱柜当陪酒小姐,是因为我妹妹……”

  “你还有妹妹?”我有些意外。

  “是的,她今年16岁,得了白血病……”林薇儿说着,声音都在颤抖,“需要骨髓配型,配到了,还需要治疗,花费很多……所以,我才会去金钱柜,给的工资很高,可以缓解我们家的压力。”

  林薇儿的话让我震惊了,我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个原因,看来事情真的永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以前还误解了林薇儿,真的有点后悔,没想到她是为了妹妹才干陪酒的。

  “那也不用必须回去啊,找个其他地方都比再回金钱柜好,那里现在已经成了火坑了,你回去,肯定没好下场的。”我赶忙说道,现在无论如何,我不能让林薇儿回去。“能挣钱的地方很多,大不了换一家。”

  林薇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是那么简单,我们陪酒的时候,包间里都有摄像头,周经理他们掌握了我们很多的大尺度视频和照片,如果不回去,这些东西都会流出去,到时候……”

  她说到这里就不说了,我明白她的意思,不过没想到周经理这帮混蛋这么黑,还玩勒索威胁这一套,这样一来,我更不愿意让林薇儿回去了,回去之后,闹不好一辈子都栽到里面。

  我抓住林薇儿的双肩,认真的说道:“薇儿,就算这样,你也不应该回去。钱的问题,可以想办法一起解决,总有很多办法可以用,视频和照片,散播就散播,反正也没达到AV的地步,就算散播到网上,估计也没人看,影响不大,况且你不上学,怕什么。这点东西,威胁不了什么。”

  林薇儿听我的话,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但很快她就摇头否定了,“不行,他们不会散播到网上的,而是会散播给市里黑道的那些混混,我的个人信息,还有家庭住址什么都会被他们散播出去,而且,我想起以前周经理教训我们的时候说过,有一个女孩儿不听他们的话,结果把这个女孩儿的信息散播出去之后,黑道很多混混都出动了,碰到这个女孩儿就直接欺负,最后这个女孩儿都疯了,住在疯人院里……”

  林薇儿这么一说,我顿时就火了。马勒戈壁的,这帮人真是王八蛋!

  如果周经理真的这么做,林薇儿就会一直处于危险之中,搞不好悲剧就会发生。

  “他们的手段真的很残酷,我一直都没敢反抗他们,只是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林薇儿说着说着,就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我真……没用……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她哭泣着,而我心里更是五味杂陈。林薇儿的事情闹到这一步,也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她为了救妹妹而屈从于金钱柜,我为了救她,却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我忍不住将林薇儿的脸颊扶起来,看着她泪眼婆娑的面容,心都碎了。

  “对不起……薇儿。”我看着她,“是我害了你,让你陷入危险的境地,都是我自私,只为了能得到你,才让事情变得这么糟糕。对不起……”

  林薇儿听我这么说,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她说着,用手扶着我的脸,“就算到了这一步,我也从没怪过你。”

  林薇儿柔软的双手让我感觉到温暖,这一刻,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紧盯着她的眼睛,然后不客气的吻了上去。林薇儿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在我吻到她的时候,她还下意识的完后躲了躲,但当然没躲开我的嘴唇。

  双唇相接,我感觉到一个温热柔软的部位,带着香甜的气息,就像是一个熟透的樱桃一样,分外诱人。让我心神荡漾,忍不住更为用力,双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我吻着她,感受着这种温热甜美,手则扶着她的脸颊,柔滑细嫩,这一刻,感觉自己都快要融化了一般的滋味。

  吻了几秒钟,我伸出舌头,想探进她的嘴里,但她牙齿咬着,并没有张开,这让我有些失望,也警醒过来。我停下了,双唇相离,我睁开眼,看到林薇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有些迷茫,有些喜悦,有些悲伤,又有些羞涩。

  这一吻,让我回味无穷。

  “对不起,我没忍住。”我抱歉道。林薇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喜欢你。”我说道:“所以我不想你去飞蛾扑火,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不论钱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但你,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再跑回去,知道吗?”

  林薇儿有些不解的看着我:“你准备怎么办?”

  “我……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这个你不用管。”我迟疑了一下,安慰道。

  “你难道要去找他们吗?”林闺蜜间的私语校园清纯美拍薇儿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我,着急道:“你千万别乱来,他们真的下手很黑,我去找他们,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你找他们是解决不了的,会有生命危险。”

  “你放心吧,没关系,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看着林薇儿,坚定的说道,她还要再说什么,被我用手捂住嘴巴,在她耳边说道:“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去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把一切不愉快都忘掉吧。”

  林薇儿看着我,眉头皱在一起,我鼓励她,她才站起来,扯了扯衣冠不整的衣服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就想起了窸窸窣窣的洗澡声音。

  我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一边细一边听着水声。很奇怪,现在竟然没有对林薇儿的想法了。

  不过这根烟抽下去,心里还是有很多波澜,毕竟这短短的几个小时,我经历了太多,我的人生轨迹都要因此而改变了。我攮了人,我和黑道做对,这放在几个小时以前,我想都不敢想。

  最后,林薇儿洗澡完了,水声散去,她又回到她的房间,不过我没听到锁门的声音。

  她的房门没有锁。

  她在暗示什么吗?不过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其他事情。

  我将烟头摁灭,拿起林薇儿摆在沙发上的手机,沉默了一会儿,我走到阳台上,然后拨通了周经理的电话。


 短暂的铃声过后,一道粗重的声音响起,“林薇儿,我看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啊!到现在还没有过来!”

  “我不是林薇儿!”我直截了当的打断他的话,又说道:“你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吧!”

  “找你?你刚刚差点打死人……”

  “对,是我!”我不等经理说话,直接把罪责拦了过来,“林薇儿是无辜的,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那就从我解决吧!我现在就回去KTV,一切由你们处置!”

  电话那端出现短暂的沉默,就在我以为是电话出毛病的时候,传出经理沙哑的声音,“由你承担?你承担的起吗?”

  “只要你们放了林薇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此话当真?”经理明显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从不骗人!”

  “好!”电话那端立马响起辛灾乐祸的笑声:“既然你说了让你做什么都可以,那你现在就过来吧!”

  事情顺利的让我有些意外,只是想到林薇儿可以为此免遭劫难,我就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再次回到KTV,已经没有了初次的嚣张,这一次,相反竟然还有些担忧,心里七上八下的跳动着,产生着对未来未知的惩罚的迷茫。

  一路上,周边的人都纷纷停下来看我,或许都不明白我刚刚拼死拼活的想办法离开,为什么此时又返了回来。

  我低着头朝里面走去,在快要走到包间的时候,脖子上突遭重拳,疼的我当即跪在了地上。

  “呵呵,你小子不是很拽嘛?刚刚不是很拽嘛?”说话的声音,我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听的出来,正是那个黄毛。

  “MD,杀了他!刚刚差点要了小爷的命,不杀了他,怎么可能弥补我的创伤!”说这句话的正是那个熊老板。

  MD,刚刚的几刀竟然没有让他丧命。

  我自知敌不寡众就没想过逞强与他们打,看向经理:“刚刚在电话里说的可还算数?”

  “算数!但是你也说了我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绝不反悔?”

  看着经理脸上阴险的笑容,我就知道他绝对一肚子的坏心眼,只是眼下除了这个办法,别无他法。

  “也请你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好!你现在先自扇两巴掌再说,我要听到响声才算数!”

  黄毛拉了把椅子给那个熊老板,自己也坐在一边的桌子上,本是空无一人的大厅,这时,瞬间变成了看好戏的戏台子,一个个纷纷的看向我。

  我举起手,看着手掌上的纹络,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手务必沉重,我可以选择忽略他们的话,但是这次与别的不同,来到了他们的地盘上,我还想拒绝他们的安排,那我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打啊!我让你打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背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黄毛早已进按耐不住的想要打我,不等我自己惩罚自己,就已经对我拳打脚踢,经理一看黄毛已经开始上手,也冲了上来,耳旁响起熊老板骂骂咧咧的声音,“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拦那瓷器活,刚刚不是挺拽的吗?怎么现在不拽了?”

  我还没有站起来就已经被打趴在地上,脑海里全部是宋薇儿受委屈的画面,只要宋薇儿以后不被他们欺负,哪怕我就是被打死了又能怎样。

  “特么的,你就是一条死狗,连赔在地上苟喘的机会都没有!还敢刺伤我的大腿,我今天非把你们打死不可!”熊老板说着站起来,抄起一旁的椅子就要上手,被黄毛拦了下来:“老板,这样的小事哪儿能让您动手,您说一下,我来就好!”

  我看着黄毛拿起了椅子,朝我砸来,几乎是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了绝望的感觉,紧接着背上就如同天打雷劈一般的疼痛,让我爬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却依旧有人再踢我,“狗奴才?狗杂种?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不站起来打我啊!来啊!来打我啊!”

  眼皮子在此时变得格外的沉重,我呆呆的忍受着背上的疼痛,思绪却越飘越远,就如同此时的身体不是我自己的一样,难道说我真的死了吗?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出现一阵阵讽刺的笑声,只听那个黄毛说道:“经理,你说他怎么这么天真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哈哈哈……真是天真的可怕!”听到经理讽刺的笑声,我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说出口的话才顿觉喉咙里全是血腥。

  “什么意思?你当真以为我们打了你就不会降罪林薇儿吗?”

  我没想到经理竟然还会来这一手,不由得慌了,“你刚刚明明说的很清楚,怎么能出尔反尔?”

  “我又不是君子,说出口的话自然可以随意变动!”

  去尼玛的,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我虽然愤怒,但是看着他们的人却不敢轻举妄动,此时的我已经深受重伤,哪里来的力气与他们抗衡。

  然而,就在这时,经理却自顾自的说:“不说别的,林薇儿的身材真的是一级的棒,就是现在想起来,我都忍不住的想念她……”

  我的拳头不由得握了起来,看着经理在我眼前慢慢的坐下来,那可恶的嘴脸露出猥琐的微笑,说出肮脏的话:“我不仅不会放了薇儿,我还要折磨她,不仅仅是我,这里的每个男人都将有幸与她共度一夜,我们还要当着你的面……”

  “卧槽尼玛!”我看着经理丑恶的嘴脸,挣扎着要站起来,却不料刚刚起来,肩膀上就立马遭到了椅子的袭击,经理的脚直接踩在了我的手背上,疼的我再次趴在了地上。

  “哎呦,小狗开始反击了,不错,不错,但是就是不知道这小狗除了挣扎一下,还能做什么?”经理阴阳怪调的在我耳边说着,退后两步,示意他的小弟过来制服我。

  “经理您要做什么?”黄毛腆着脸问经理,只听那经理悠然自得的说:“有这么好的玩具,不玩怎么行?让我想想咱们从哪里开始?”

  “他攮了我的大腿,那就废了他的腿!”熊老板粗声粗气的说道,经理立马调转了态度毕恭毕敬的说:“那一切就听熊老板的安排!”

  我一听他们要废掉我的大腿,就慌了,拼命的想要挣扎,想要逃命,但是奈何,我一个人哪里是他们的动手,不等我跳起来,就已经被他们摁在了地上,四个人摁住我的双手和双腿。

  不多时,经理的手上出现了一把长刀,放在我的眼前,“狗东西,那这么横,现在怎么怂成这个样子了?你放心,咱们先从你的腿开始,废掉你的腿,以后你就是想走路也走不成了!”

  “我……我……”

  这帮人都是说一不二的主,既然说了要砍我的腿,那就一定能做得到,我吓得胡乱的倒退逃跑,但是奈何身子就像是被铁丝坚固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眼睁睁的看着那长刀近在咫尺。

  就在经理挥刀砍下的同时,我吓得闭上了眼睛,却在这时,突然出现一道尖锐的女声。

  “住手!”

  因为这道女声是突然出现的,所以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就连挥着刀向我砍来的经理都一下子顿住了。

  而我也因为这声女声暂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还是很是好奇,这个时候到底是谁突然喊的这一声“住手”?而且我听这个声音,也是中气十足,丝毫没有惧怕的感觉。

  我就更加好奇了,到底是谁,是来救我的?

  在场的人大概愣了几秒钟的时间,随即还是熊老板先反应了过来,见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甚至连经理砍向我的动作也顿住了,瞬间就气炸了。

  他脸色铁青得冲着经理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废物!砍啊!”

  被熊老板这么一吼,经理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又重新挥舞着刀向我砍来,我就这么眼睁睁得看着挥过来的刀子离我越来越近,但是因为我被四个人硬生生得按在地上,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就在刀子要落在我腿上的时候,先前那声尖锐的女声又再一次出现了。

  “让你住手没听到吗?”

跟上次的平静并且毫无惧怕之意不同,这次的声音里面带着些怒意,似乎是在不满经理不把她的话当话。

>>>>本文《我的0合租大小姐》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