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艺 > 正文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浪货你这里又湿又软bl

2019-08-31 09:50作者:admin

没几下,她身上的衣服就被陈小宝尽数脱了下来。

顿时,一具白嫩如玉,曲线动人的娇躯便出现在了陈小宝眼前。

随后,李香兰扭着腰肢走到了小叔子面前。

吐气如兰的说道:“小宝,刚才你不是没吃饱吗,现在还想吃馒头吗?”

“想……小宝想吃,小宝饿!”陈小宝傻傻的说道。

而后在李香兰微闭的眼眸中,缓缓低下了头,朝女人胸前的饱满凑了过去。

“啊~”

李香兰小嘴里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媚喘息。

她双手忍不住用力的抱住陈小宝的脑袋,不停的按压向自己的胸口。

陈小宝也没有客气,一边亲着,双手也在李香兰光滑的身躯上游走起来。

李香兰的肌肤很敏感,凡是被他指尖划过的地方,都会浮现一片密密麻麻,小小粒的鸡皮疙瘩,娇躯也跟着颤栗。

“小宝,嫂子身上有点痒,你帮嫂子抓一下,要轻一点儿……”

李香兰已经彻底放开了,她不再有顾忌,反而引导着陈小宝去做一些事情。

陈小宝瞬间明白李香兰是哪里痒,他大手一直往下,在某一时刻,李香兰娇躯都绷直了。

“是这里吗?”陈小宝问道。

“啊~对,轻一点儿……”李香兰轻声呢喃着。

陈小宝看着怀里的女人,手上动作不停,嘴巴却不停落在嫂子的柔软上面。

李香兰闭着眼睛,忍不住扭起了身子,好像被陈小宝亲的很难受,可陈小宝一往后退,李香兰又急忙抱住他,不让他退走。

两人就这么磨蹭着,很快都到了气喘如牛的地步。

这时,李香兰手抱住陈小宝的后背,同时扭动腰肢,似乎在调整着姿势。

“嫂子,你在干什么?”

陈小宝“适时”表现出自己傻里傻气,却又好奇的一面。

李香兰将纤纤玉指放在小嘴前,冲小叔子轻轻“嘘”了一声,而后她缓缓张开那双修长的玉腿,把那具有无比诱惑力的地方展现了出来。

陈小宝只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仿佛一座火山炸开了一样,热浪滚滚,充斥在他身体每一个角落。

“小宝,过来……”李香兰冲小叔子招了招手。

陈小宝干咽着唾沫,傻傻的靠了上去。

她咬着唇瓣,颤声说:“傻小子,再过来一点……”

李香兰尽可能的张大双腿,用手指引导着陈小宝下一步该怎么做。

眼见时机成熟,陈小宝也不用李香兰教了,只见他低吼一声,挺着腰就朝嫂子压了上去。

终于可以得到嫂子了,陈小宝心里激动的不行,身体的血液更是要燃烧起来。

李香兰心里最后那一点羞意,也被即将到来的欢愉所冲散。

现在的她不是什么已婚妇女,也不是陈小宝的嫂子,她只是一个寂寞了两年多,急需滋润的女人。

眼下,陈小宝扶着李香兰柔软的腰肢,就在即将完成最后一步的时候,躺在一旁摇篮里的男婴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情动中的二人浑身一颤,都从那近乎癫狂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李香兰脸蛋红红的推开陈小宝,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快步朝摇篮跑去。

陈小宝傻傻的站在那儿,过去不是,傻站着也不对,一时之间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哎呀,小宝,你侄子额头怎么那么烫啊!”忽然,李香兰紧张的声音响起。

陈小宝一愣,刚想上去看看,却猛然记起自己现在是个傻子,又怎么懂那些东西,所以他没有动,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

李香兰看了他一眼,才跺了跺脚,暗恼着说:“我可真是魔怔了,小宝一个傻子,哪里懂这些!”

说完,她先把男婴放在摇篮里,随后利索的穿起了衣服,边穿边对着陈小宝道:“小宝,嫂子抱你侄子去下卫生所,你在这里看着鱼塘,别让人来电鱼,知道吗?”

“知……知道了!”

陈小宝面无表情的,痴痴傻傻的回应着。

李香兰点了点头,抱起小男孩风一般冲出了凉棚。

等她一离开,陈小宝立即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竹床上,遗憾不已。

眼见就差一步就能得到嫂子了,偏偏小侄子这时候哭了起来,这难道是他大哥在天之灵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才在暗中作祟?

不应该啊……

陈小宝还记得他和他大哥,两人被大水冲走的时候,期间曾抓住一株老树根,勉强支撑着身子。

当时两兄弟趴在树根上,他哥陈大宝发现树根已经松动了,估计承担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所以最后他义无反顾的松开了手,把生还的机会让给了弟弟。

在松手前,陈大宝还刻意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嫂子和侄子。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陈小宝娶李香兰,因为陈小宝的性格他很清楚,李香兰跟了他,至少将来不会吃苦受罪。

可女人要是改嫁,万一嫁给一个恶人受了委屈,那他就真的死不瞑目。

也是有这样的约定在先,所以陈小宝在恢复神智后,才想着得到李香兰,以完成他大哥的遗愿。

只是没想到,辛苦了那么久,事情居然功亏一篑了。

陈小宝叹了口气,把地上的衣裤捡起来穿好,随后就朝自家的鱼塘走去。

遗憾归遗憾,鱼塘还是要守的,万一有人偷偷来电鱼,那他们家损失可就大了。

一步三摇的走到鱼塘边,陈小宝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找到一棵临近的大树,陈小宝三两下就蹿了上去,灵活的跟只猴子一样。

躺在枝叶繁茂的树干上,他正准备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却突然听到树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睁眼一看,视线中,两个皮肤黝黑的男子从不远处摸了过来。

他们手里各拎了一个蛇皮袋,脸上的表情紧张中透着一抹狠辣,让陈小宝不由得打起了精神,偷偷关注着他们。

这两个人他其实认识,正是住在伏龙村村口的刘富贵和刘大喜。

这刘富贵平常在村里就是个十足的恶霸。

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事情没少做,而这刘大喜,就是他的头号狗腿子。

两人平时聚在一起,尽想一些馊主意来坑大家。

当然,两人敢这么猖狂,并非是他们自己有多少本事,而是这个刘富贵的大哥刘富全,就是他们伏龙村的村长。

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刘富贵才敢在村里横行霸道,不然早就被大家伙给打死了。

眼下见二人突然到他家鱼塘来,陈小宝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富贵哥,咱真要这么做吗?”

走到鱼塘边,刘大喜突然问向身边的刘富贵。

刘富贵斜睨了他一眼,不满道:“不是我说大喜,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婆婆妈妈了,不就是给鱼塘里下点粉末嘛,这点事情都不敢做,还想不想认我这个大哥了!”

“不是,我……”

刘大喜急的抓耳挠腮,最后嗫嚅道:“我只是觉得,这么欺负一个寡妇,不好……”

“而且别人又有孩子,还要照顾一个傻子,本来就过的很苦了,这要辛苦养的一塘子鱼都死了,那还怎么活啊?”

听到这句话,树干上的陈小宝眼睛顿时变得赤红一片!

他奶奶的,这两个憨货竟然盯上了他家的鱼塘,还想把嫂子辛苦养的鱼给弄死,这简直就是畜生行径啊!

正当他准备跳下树和这两个人拼命的时候,刘富贵那嗤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喜,你就别乱发你的菩萨心肠了,李香兰是苦,可村子里比她更苦的人都有,你怎么不心疼他们,我看你小子就是看上别人了,才说这样的话!”

“我……我没有。”刘大喜大窘,急忙否认道。

刘富贵哼了一声,也没跟他计较,而是说:“李香兰这个女人不识抬举,我大哥要买下她的鱼塘,她不同意,还说这是大宝留给她的,不能卖……”

“呵,一个死了两年的男人也能拿来当借口,亏她说得出来,说不定大宝活着,还主动想把鱼塘卖给我大哥呢!”

刘富贵一边说着,一边解着扎在蛇皮袋上的绳子。

“对付这样的女人,你不给她点教训,她还认不清现实!”

“这个村子啊,我大哥说了算,她一个寡妇还想跟我大哥唱反调,凭什么,难道就凭那个成天只知道傻笑的傻叔子,别逗了好不好!”

说完,刘富贵手里的蛇皮袋已经解开了。

陈小宝趴在树上瞧了一眼,发现里面都是一些白色的粉末,好像是石灰粉。

眼见着刘富贵提起袋子,准备往鱼塘里倒了,陈小宝吓得从树上一跃而下,大吼了起来。

这一吼,直接让刘富贵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蛇皮袋里的生石灰当然也撒了一地,很幸运的没有落进鱼塘。

养过鱼的都清楚,生石灰能给鱼塘消毒,还有各种不错的作用,但前提是鱼塘里还没放鱼苗。

他们家鱼塘现在可是有几千条鱼苗呢,这要倒一袋子生石灰下去,那可不全得浮上来,那他们家就彻底完了!

“打……打死你们!电鱼,偷鱼,打死你们!”

从树上跳下来后,陈小宝随手抓起地面一根棍子,冲到刘富贵面前就是几棍子下去,打得刘富贵嗷嗷直叫,抱头鼠窜。

一旁的刘大喜看呆了,他万万想不到,陈小宝竟然会躲在这里,那他们刚才的对话,这小子不是全都听到了?

不对,这小子是个傻子,应该不懂他们谈话内容是什么意思。

这会儿跳出来打人,估计还以为他们是来电鱼偷鱼的。

一想到这个,刘大喜先是松了口气,而后才想去救刘富贵,可他一刚靠近,陈小宝就握着棍子掉转了火力,闷头冲他砸了下来,没几下就把他砸翻在了地上。

“哎呦,小宝别打,小宝别打,我们是自己人啊!”

无奈之下,刘大喜只好大声喊了起来。

“骗人,你们都是骗子!”

陈小宝并没有住手,反而下手更狠了。

反正他现在是个傻子,就算把人给打死了,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当然陈小宝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自然不会真把人打死。

所以他有意避开要害,只想给这两个人一点难忘的教训。

连着打了十多下,陈小宝终于累了,杵着木棍站在旁边休息。

刘大喜鼻青脸肿的,连滚带爬跑到刘富贵身边,将人扶起来,结巴道:“富贵哥,咱们先走!”

“走什么走!”

刘富贵一把推开刘大喜,怒道:“这小子今天敢打我,我不卸掉他两条胳膊,就是他养的!”

说完,他便撸起袖子准备动手,结果被刘大喜一把拉住,劝说道:“富贵哥,你别和一个傻子较劲,他就算杀了人,都不用承担责任的,我们还是先走吧!”

一听到这个,刘富贵顿时来了个激灵。

是啊,他怎么把陈小宝是傻子这件事给忘了,这可是不能招惹的人啊。

万一陈小宝发起疯来给他几棍子砸死了,那他就真的完了,可陈小宝是村子大家都知道的傻子,法律都拿他没办法,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一想到这里,刘富贵立马慌了神。

他看着陈小宝紧握木棍,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不禁打起了鼓。

“那……那咱们快走吧?”刘富贵颤声说道。

“走,快走!”

刘大喜点了点头,搀着刘富贵转身就跑。

陈小宝佯装追了几步,把两人吓得更是屁股尿流,很快就跑没影了。

但他没追远,就立马返回来了。

万万没想到,村长刘富全平时看起来笑眯眯的样子,很和善,但背地里竟然这么狠毒,居然吩咐刘富贵来做这种事情!

所以他必须要守在这边,万一刘富全有什么后手,他这一走,不就着了他的道吗?

这样想着,陈小宝就端坐在鱼塘边,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眨不眨,盯着四周一切风吹草动。

直到太阳落山,天色都暗下来了,不远处才传来李香兰呼喊他的声音。

“小宝,小宝!”

声音由远到近,很快,李香兰就来到了陈小宝身后。

她看见陈小宝跟一个雕塑一般坐在鱼塘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的。

这傻叔子,怎么把她的话当圣旨一样,竟然就那么听话的坐在那里,连动都不动一下,这一下午,估计身子都僵硬了吧。

她走上前,刚想喊陈小宝,眼睛却看到鱼塘边两个蛇皮袋,和洒落在周围的白色粉末。

李香兰心里咯噔一声,也顾不上陈小宝了,飞快跑过去,抓起白色粉末确认了一下,的确是生石灰!

“怎么会这样!”

李香兰绝望了,她还以为有人已经把石灰粉倒进了她家的鱼塘。

陈小宝却在这时候慢慢走了过来。

“嫂……嫂子,你怎么来了?”他傻傻的问道。

李香兰如遭电击,立马起身抓着陈小宝的肩膀,急声道:“小宝!这石灰粉是哪里来的,有没有被倒进鱼塘里面?”

陈小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没,今天有,坏人来偷鱼,被小宝赶走了!”

“有人偷鱼?”

李香兰愣了一下,紧跟着又问,“那这石灰粉呢,有被倒进鱼塘里吗?”

听到这个,陈小宝歪着脑袋,傻傻的和李香兰对视着,却一句话都不说。

李香兰无奈了,她明白陈小宝是个傻子,根本不懂石灰粉是什么意思,又哪知道有没有被倒进鱼塘里。

事实上,陈小宝很想对嫂子说,鱼塘里没被倒石灰粉,可他现在的傻子身份,注定了他没办法解释太多东西,所以只能看着嫂子干着急,他也无可奈何。

不过他灵机一动,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只见他拿起一袋石灰粉,先跑到通往鱼塘的小路上,然后缩着身子,探头探脑的朝鱼塘这边走来。

在走到鱼塘边的时候,他蹲在地上,双手在蛇皮袋上鼓捣着,看着就像在解蛇皮袋的口子,解开后,他又提起袋子,做出准备往鱼塘里倒石灰粉的动作。

紧跟着,陈小宝又急忙放下蛇皮袋,跑到另一边,拿起一根棍子吵嚷着冲回来。

棍子不停的挥舞,好像在打什么人一样。

站在旁边的李香兰看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自己的小叔子想表达什么意思。

他不明白石灰粉是什么东西,也听不懂她问的问题,但他却用他的方式,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表演了一遍。

照这样看来,石灰粉应该是没被倒进鱼塘,李香兰不禁松了口气。

可万一陈小宝表达有误呢?

李香兰心想着,所以她决定今晚留在这边,不回家了。

一方面防止又有人来作恶,另一方面也想盯着鱼塘,看看有什么动静。

如果没有鱼浮上来,就证明陈小宝真的阻止了那些恶人。

“小宝,你继续在这边看着鱼塘,然后等嫂子过来,好吗?”

这时,李香兰拉着陈小宝说道。

陈小宝嗯了一声,重重点了点头。

而后,李香兰就赶紧朝家里赶了回去。

她中午带着儿子去卫生所检查了一下,最后查出只是简单的受凉。

贴了退烧贴后症状已经缓解了,所以她不怎么担心。

但毕竟要一整夜留在这边,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那是万万不行的。

她是准备去把孩子抱过来,顺便带点饭给陈小宝吃,然后一家三口今晚都住在凉棚里,这样又能兼顾孩子和小叔子,又能看管鱼塘,也算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很快,李香兰一手提着个菜篮子,一手抱着婴孩,气喘吁吁的赶了回来。

陈小宝正看着鱼塘呢,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李香兰来了,赶忙迎了过去。

“小宝,这是晚饭,你先吃点儿,嫂子把你侄子儿放摇篮里去。”李香兰把菜篮递给陈小宝,一边抱着孩子朝不远处的凉棚走去。

陈小宝应了一声,也顾不上地上脏,一屁股坐下去就开吃了。

毕竟,他在这边枯坐一整个下午,确实饿的不行。

等李香兰回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吃完一碗饭了。

“嫂子,吃,吃饭饭!”

陈小宝看着李香兰,伸手招呼着。

李香兰笑了笑,也坐在陈小宝对面,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小宝,今天来偷鱼的人是谁,你认识吗?”吃着饭,李香兰还是放心不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问道。

陈小宝愣了一下,而后说:“认识,小宝认识他们!”

“他们是谁?”李香兰心里一喜,赶紧问道。

“不……不知道。”陈小宝很果断的摇了摇头,说出了三个字。

听到这个,李香兰不禁泄气的摇了摇头。

也对,伏龙村位置偏远,如果真有人捣鬼,那肯定是村子里的,陈小宝认识他们也正常。

可认识归认识,能不能喊出名字就是另一回事儿,她想从这个傻叔子这里得到答案,怕是有些困难,看来还得自己去查。

然而事实上,陈小宝自然知道刘富贵和刘大喜,可他不敢直接告诉李香兰。

万一李香兰知道后,气不过直接找那两人去,那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所以他只能帮着刘富贵把事情隐瞒下来,等他想到办法,自然要报复回去!

敢欺负他嫂子,简直是在找死!

昏暗的环境中,李香兰还在唉声叹气,全然没注意到陈小宝那微低着的脸上,那双散发着狠辣之色的眼睛。

吃过了饭,李香兰把碗筷放进菜篮子,收进了凉棚中。

陈小宝则再次蹿上鱼塘边的大树,惬意的躺在了树干上。

夏季闷热,尤其是这个点儿,更是燥热的不行。

树干这里有密集的树叶,一整天照不到太阳,是最阴凉舒适的地方了。

>>>>本文《逆袭之路》全文在线阅读<<<<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跟着还有一道电筒照射的光线传来。

陈小宝眯着眼睛看了会儿,发现来的竟然是个女人,仔细一瞅,这不是刘富全的老婆——王桂芬吗?

嘶……

这家伙白天拾掇刘富贵来往鱼塘里倒石灰粉,晚上又让他老婆登门,这是在做什么?

这样想着,陈小宝也没急着下去,他就趴在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王桂芬走过来,却没想到这个角度,竟可以从王桂芬的领口看到一大片雪白的柔软。

这个王桂芬今年也才三十岁,长得也还不赖,虽然比不上他嫂子,但也算是个美女了。

她和李香兰最大的不同,是李香兰已经两年没碰过男人了。

她虽然已为人妇,为人母,可却因为滋润不够,身材还显得很青涩。

王桂芬就不同了,自从她嫁给刘富贵后,整个人变得一天比一天妩媚,陈小宝还记得,自己以前对着王桂芬那硕大的屁股yy过呢。

只不过现在因为刘富贵的原因,他再看这王桂芬,就提不起多少兴致了。

“香兰,香兰你在吗?”

还没到凉棚那儿,王桂芬软绵绵的声音便喊了起来。

凉棚门打开,李香兰怀里抱着孩子,衣服敞开着走了出来,竟然是在喂奶。

“桂芬嫂子,你怎么来了?”

眼下,李香兰还不知道想给鱼塘倒石灰粉的是刘富贵,自然不会迁怒到王桂芬身上。

王桂芬看了眼李香兰怀里的孩子,叫道:“哎呦,我这小外甥怎么了,头上贴的是退烧贴吗?”

“可不是嘛。”

李香兰苦笑,“不知怎么的孩子就受凉了,今天可把我吓坏了,还好只是小问题,要是有个万一,那我这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下去啊。”

李香兰说这话的时候,是没有把陈小宝算在其中的。

显然,她这个傻叔子,并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躲在树上的陈小宝听清新少女包子琛享受午后的惬意时光到这话,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其实他如果向嫂子坦白自己已经恢复的话,无疑会给嫂子很大的帮助,至少能不让她一个女的苦苦支撑着这个家。

可现在他竟然为了一己私欲,在嫂子面前装疯卖傻,这样真对得起当初那为了他,放弃生还机会的大哥吗?

陈小宝叹了口气,心里非常矛盾。

这时,李香兰又问道:“桂芬嫂子,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王桂芬一愣,随后道:“嗨,你看我这记性!”

“是这样的,前些日子,富全不是找你商量过买鱼塘的事情吗,当时他喝了点酒,语气不太好,希望你别太介意,我这边是来给你道个歉的。”

一听到这个,李香兰表情就有些不自然。

事实上王桂芬不知道,当时刘富全喝了酒来找她,不止说要买鱼塘,还对她动手动脚的,想要占她便宜。

要不是关键时刻陈小宝从外面回来,她可能要被刘富全给糟蹋了。

所以她坚持不把鱼塘卖掉,不止因为这鱼塘是大宝留给她的,更是因为她讨厌刘富全这个虚伪的男人,不愿遂了他的意罢了!

李香兰尴尬一笑,说:“桂芬嫂子,你这就见外了,大家都是乡邻,有什么矛盾是说不开的?我根本就没介意,你不用刻意来一趟。”

王桂芬笑呵呵的凑上去,说:“这样最好,我知道香兰你识大体,肯定会原谅我家富全的。”

“所以我今天来,还是想再和你商量一下,买鱼塘的事儿……”

“啊?”

李香兰一愣,没想到王桂芬此行目的是这个。

“香兰妹子,你看你家里除了你以外,也没什么劳动力了。”

“这么大一口鱼塘,你一个忙活着不仅吃力,关键还不认识什么人,没销路,每年千辛万苦养的鱼,能卖的钱却只是刚刚回本,简直亏大了!”

“可是我家富全不同,他每年都要去镇上开会,有时还要和镇上领导去县城里,那认识的酒楼大老板,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说到镇上和县城的时候,王桂芬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骄傲,好像见过很大世面一样。

而提到“酒楼大老板”几个字时,她脸上的骄傲更是快要溢出来了,仿佛是她认识那些人似得。

“如果能让我们把鱼卖给他们,那别说你这口鱼塘了,就算是村子里所有鱼塘里的鱼加起来,都不够卖的!”王桂芬拍着鼓囊囊的胸脯说,荡出一阵浪花。

李香兰表情有些难看,低头说:“桂芬嫂子,这买卖讲究一个你情我愿,这鱼塘除了是大宝留给我的以外,还是我们家唯一的经济来源,我要卖给了你,我们家就没饭吃了!”

“怎么会呢!”

王桂芬翻了个白眼,说:“富全不是答应你,只要你把鱼塘让出来,就把后山那三亩地给你嘛,你还可以种菜啊!”

听到这里,李香兰还没说话,躲在树干上的陈小宝已经气不过了!

整个伏龙村的人都知道,后山那片地是处鸟不拉屎的贫瘠土地。

这么多年来自然有村民在上面种过东西,但几乎种什么死什么,都不知道赔了多少钱在里面了。

现在王桂芬竟然还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说要用后山的地,换他家的鱼塘,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李香兰自然也知道这个,心里早已把刘富全和王桂芬这对奸诈夫妻骂了个遍,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毕竟,现在刘富全还是伏龙村的村长,她一个女人家,真没本事和他斗。

王桂芬见李香兰不说话,眼珠子微微一转,冷冷笑道:“香兰妹子,我听说今年的贫困户名额又下来了,但是分给我们村子的不多,只有三个。”

“你要是愿意把鱼塘让出来,那我回头和富全打声招呼,这名额说不定就有你的份,可你要是不让的话,那这名额,跟你可就没有关系了……”

“虽然你家里情况不好,可村子里大家情况都差不多,比你惨的人都有,没理由把名额给你对不对?”

听到这话,树上的陈小宝都开始咬牙切齿了。

这摆明了就是拿贫困户的名额要挟他嫂子,而在这偏远村子,一个贫困户的名额可是非常抢手的,毕竟每个月能领好几百块钱,能减轻家里太多负担了。

李香兰脸上也出现了犹豫的神情,但还是没马上给回复。

王桂芬清楚事情急不来,就说:“香兰妹子,这事不急,我今天只是来和你说明一下情况,等过几天再来找你,这天也不早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就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说完,王桂芬一扭腰肢,大屁股一晃一晃的离开了。

李香兰站在原地,心里万分纠结,偏偏家里没有一个能听她倾诉,帮她拿主意的男人,这让她更是疲惫不已。

“小宝,你今晚在上面小心一些,嫂子先睡了。”

原先她想着今晚和小叔子都住在凉棚里,说不定还有机会发生一些什么,可被王桂芬这么一搅和,她心里所有旖旎的心思都不见了。

叮嘱完陈小宝,李香兰转身走进了凉棚,很快就熄了灯。

但她没注意一件事,就是以往对她唯命是从的陈小宝,这次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并不是陈小宝不回应,而是他早就不在树干上了。

当王桂芬离开的时候,陈小宝就偷偷下了树,悄悄跟在了女人身后。

>>>>本文《逆袭之路》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