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艺 > 正文

小坏蛋太粗太长了老师受不了_在健身房被教练玩

2019-08-13 21:23作者:admin

“各位观众,李老是我们华海市最有名的慈善家,目前,他仍然在紧急抢救中……更是引起各方强烈的关注……”

电视屏幕上,身穿着黑色OL职业装的美女记者正在镜头前报道。

啪!

铜仁医院会议室内,院长柳泉脸色铁青地按掉了电视遥控器。他恶狠狠地的吼道:“到底是谁把李老的病情透漏给媒体的?你们好大的胆子……”

在场的十几名医生脸色都不太好看。如果病情不公开,医院即便不能治愈李老,那也只能说,人力不能回天,相信李家也不会因此而怪罪医院。

但是,如今病情陡然对外公布,性质就截然不同了。

民众对李老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爱戴,一旦手术失利,不仅仅是他们这些救援小组的专家要被人骂到狗血淋头,当作民众眼中的罪人,甚至铜仁医院很有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公关危机,彻底失去患者的信任。

这后果,大家想想都觉得脊背生寒。

正在这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重重地撞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柳泉勃然大怒,救援小组正在商议病情,谁他妈的这么大的胆子,敢这样横冲直撞的闯进来?

他正要开口怒斥,却看到冲进来的人是一个身材修长曼妙,留着乌黑长发,俏脸犹如九天仙女一般完美无瑕的女子。

柳泉的火气瞬间被湮灭,因为进来的女子正是李宏李老的嫡亲孙女李佳欣。

李佳欣开门见山地问道:“柳院长,你们已经开会研究半天了,到底研究出什么结果?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可行的医疗方案?”

要是有方案,柳泉他们就不用在这里开会了!所以他只能期期艾艾地道:“这个……李小姐,我们专家组还在研究……”

李佳欣的俏脸瞬间就变得阴沉下来,怒斥道:“研究,研究,一天到晚就说你们在研究!我爷爷已经送进医院快十二个小时了!你们什么事都没有做,就光知道坐在这里研究!拜托你们,快点研究出一点有用的东西行吗?耽误了爷爷的病情,你们担待的起吗?”

柳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有心解释几句,却又没敢,这位小姑奶奶的火爆脾气,他在短短的一个晚上,已经摸的非常透了!真要是当面辩解几句,只怕会彻底惹怒她,搞不好会当场动手!这位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带三段的高手!

李佳欣见他不吭声,俏目扫视四周,怒喝道:“说话啊,你们到底打算怎么救治我爷爷,什么时候能给我一个明确的方案?”

这一下,会议室里又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偏偏没有人能够拿出一个明确的方案,所以,大家不由得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起来,李老的身份非同寻常,如果因为拖太久没有救治方案而导致李老离世,后果会很严重。

“咳……”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咳嗽了几下,“李小姐,其实,我可以治好你爷爷!”

一石激起千层浪!

唰唰唰!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说话的人身上。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神仙姐姐听到了大家的祷告,派来了救世主啊!!

然后,很快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刚刚说话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好似一团乱草,脸带倦容,还不停地打着哈欠的青年医生。

尼玛,这逗逼确定不是来捣蛋的吗?

柳泉院长也愣了一下,忙问身边的脑外科主任王秋生道:“老王,这家伙是我们铜仁医院的吗?他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看着有点陌生!”

柳院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是我们同仁的医生?”

“是的,我叫王潇!”

脑科主任王秋生忍不住了,他呵斥道:“年轻人,你是哪个科室的?也敢口出狂言治好李老的病?”

王潇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卡道:“我是上个月刚分配过来的实习医生!”

王秋生大怒,不屑地斥责道:“实习医生?哈……原来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实习生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谁让你进来的?还不快点滚出去!”

王潇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冷冷地道:“我虽然是个实习医生,不过也算是铜仁医院的一份子,也想为医院尽一份力!”

说着,他又瞥了王秋生一眼道,“而且,实习生怎么了?实习生就不能进来了?何况李老住进特护病房已经差不多一整天了,你这个脑科专家研究了一整天了,也没见你研究出什么可行的方案来啊!这么看的话,你这个专家也未必比我这个实习生强到哪里去嘛?”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犯我一尺,我还他十丈。

王潇自然不会给王秋生好脸色。

“混蛋!你这个实习生竟敢和我顶嘴?好大的胆子!”王秋生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王潇耸耸肩,笑眯眯地道:“王医生你说笑了,你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和你顶嘴而已,貌似也不需要太大的胆子吧,你以为你是总理还是主席啊?”

王秋生虽然怒急了,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却反倒冷静下来,毕竟现场还有裴局长和柳院长在,确实轮不到他这个脑科主任发飙!于是,他冷笑地盯着王潇,用一种近乎挑衅的言辞道:“很好,这么说来,你这个小小的实习生,倒比我这个专家更熟悉李老的病情喽?你有什么方案,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我确实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王医生你不用再三强调这一点!就算我是实习生怎么了,难道就不能为李老的病情献策献力了?对吧,李小姐?”

李佳欣愣了一下,她很不喜欢这个有点嚣张的年轻人,不过,她还是缓缓地向王潇走了过来。

“你真的能治好我爷爷?”她皱着眉头,上下仔细地打量着王潇,一脸的不信任。

王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没错!我确实能治好他,怎么了?”

李佳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我爷爷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如果出现问题,你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吗?”

王潇撇撇嘴道:“你爷爷么,他是谁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在医生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垂死的病人,仅此而已!至于后果,我既然敢说能治,自然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李佳欣带着一丝讥嘲道:“口气到不小!你才多大啊,还没渡过实习期,就敢出来给人治病?”

王潇讶然道:“好好的,你问我多大干嘛?莫非你想当我的女朋友?可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比只知道板着脸的你更漂亮……”

李佳欣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她被王潇激怒了。

王潇却好像没什么知觉,继续道:“何况,年龄和才能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年轻但不代表我的医术不行吧?”

李佳欣冷冷地看了王潇一眼道:“不用了,我想你这种夸夸其谈的人,不太适合给我爷爷治病,你没有这个本事!”

王潇耸耸肩道:“那你觉得什么人有这个本事?你指望专家组么?他们如果有本事治好李老,你就不用在这里跟我废话了!”

这一番话,等于是把在场所有的专家组医生都给骂进去,专家们瞬间石化,然后异口同声地讨伐起来:

“靠,这个混蛋,太嚣张了!”

“柳院长,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必须对他严加惩治!”

“对,把他赶出去!剥夺他的实习资格!”

……

王秋生见他犯了众怒,顿时兴奋起来,趁机落井下石道:“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区区实习生,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信心?但是说实话,我对你一点信心都没有!

你看看你的样子,鸡窝一样的头发,乱糟糟、脏兮兮的白大褂,整个人萎靡不振,不停地打哈欠,就好像一个吸毒的瘾君子,你看起来连医院的护工都不如,你让我们大家和李老的家人怎么相信你?真的相信你,那才是拿李老的生命开玩笑!”

王潇本来笑眯眯地在看戏,但是听到他说完这一段话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冷酷起来,刚才颓废的神情一扫而空。

他两步走到王秋生的面前,目光深邃而犀利地盯着他,哼了一声道:“我之所以会是现在这样鸡窝头,萎靡不振,是因为你们这些狗屁专家,美名其曰为了李老商讨救治方案,只知道躲在这里开会,结果把医院里其他的病患全都丢在一旁,不管不顾!

今天凌晨,要不是我和内科其他实习医生联手做了三台手术,你们能轻轻松松坐在这里扯蛋?我到现在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休息了,结果还要被你们呼来唤去,替你们打杂跑腿!你们抛下医院的日常,却对李老的病没有丝毫贡献,束手无策,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内疚吗?”

王秋生被骂的一愣一愣的,确实,普通病人怎么能有李老的病情重要,所以加入专家组之后,很自然就把其他的病患抛到一边了。

572c823914_250_350.jpg

“你……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根本就没有资格单独进手术室,你这是违反……”王秋生还想反击,但是说着说着,他自己都觉得这反击很苍白,所以最后干脆闭嘴了!

王潇也不理他,又来到李佳欣的面前,指着李佳欣骂道:“李老先生的病情十分严重,已经到了无法拖延的地步!可是现在,明明有医生说可以治,你却拦着不让,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等于是在谋杀你爷爷?!”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气势却十分惊人,仿佛有一股凌厉无双的澎湃气场,将李佳欣笼罩在内。

李佳欣瞬间被他的其实所压倒,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王潇继续道:“你的态度把我惹毛了!我觉得非常不爽!虽然现在我能治好你爷爷,现在我都不想帮他治!”

李佳欣不由得身子一僵。

王潇瞥了她一眼道:“当然,如果你非要我救人也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佳欣下意识地问道:“什么条件?”

王潇义正词严地道:“我救你爷爷,你当我老婆!”

这话一出,全场愕然。

大家都知道李佳欣个性“暴力”,从来没有人敢忤逆这个大小姐。

今天这个实习医生居然这么彪悍?

不想混了?

“你少做梦,你以为你是谁啊?“李佳欣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越发觉得王潇是个卑鄙下流的混蛋。

“我叫王潇,是一个可以治好你爷爷的医生,你以为我是谁啊?”王潇大言不惭道。

“呵呵,你的医术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吹牛的技术,绝对是天下第一!”

王潇冷冷地看着她,并不说话,直到她被看得浑身发毛,猛地瞪眼睛的时候,王潇才道:“难怪你火气这么大,原来是莫名其妙停经了的缘故啊!怎么,大姨妈很久不来,还挺想念她的吧?幸好你遇到我了,我不但可以治好你爷爷,也可以把你治好,否则的话,你就算嫁个别人,最多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摆设……”

李佳欣脸都青了,她没想到王潇会这样当众揭穿自己的隐私,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于是,她忍无可忍地狂吼道:“混蛋,我要杀了你!”

说着,她猛然一脚抬起,脚后跟凌空向王潇的脑袋劈下去!正是跆拳道中经典的下劈动作。

作为跆拳道黑道三段的高手来说,这个动作是极具杀伤力的,普通人一旦被踢中,不死都要脑震荡。

王潇微微侧身闪避,同时伸手轻轻一抓,就将李佳欣的玉腿抓在手中,同时,他的食指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脚腕脉搏上。

李佳欣试着挣扎了几下,竟然没能挣脱,她的脸顿时红透了,太丢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的腿被一个臭小子抓在手里把玩!

靠,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不料王潇却是皱起眉头道:“难怪会停经了,原来是练习跆拳道的时候受过重伤,伤到了子宫附近的经脉!”

“啊!”李佳欣傻眼了,一时之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王潇说的都是真的。她在十七岁的时候,因为练习跆拳道而受了伤,伤愈之后,月事就不怎么准了,她试过很多调理的办法,但是都不起效。最近半年来,更是直接停经了。

可是,这个看起来卑鄙下流龌龊的混蛋,怎么可能会看出这些来?

正想着,她陡然觉得王潇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原来她今天穿的是热裤,下面有点走光……

“混蛋,我要杀了你……”李佳欣面红耳赤,另一只脚离地,凌空飞转了三百六十度,一脚向王潇的脑袋踢去,这要是踢中了,以她跆拳道黑带三段的力道,只怕王潇的脑袋会变成西瓜一样碎掉。

王潇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道:“不好意思,看美腿是男人的本能,用不着这么凶吧?如果你真的这么介意,就不要随便穿着热裤出门!真是的!”

“我要打断你的狗腿,撕烂你的狗嘴……”李佳欣快气疯掉了。

王潇对他道:“你虽然脾气大了点,不过念在你是权贵家庭长大的,又意外停经,脾气古怪一点也算是正常的,我可以原谅你!这样吧,你嫁给我当老婆,我就把你爷爷治好,然后顺便把你停经的毛病一起治好……”

李佳欣一时之间瞠目结舌,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贱、这么无耻的男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他才好。

“李伟,马上给我二叔打电话,我一定要让这个混蛋付出代价!”李佳欣咬牙切齿地对身后的随从喊道。

“大小姐……您千万要冷静一下。”李伟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万一这位王先生的医术是真的,到时候可就没法收场了!”

“真什么真?我看他不学无术才是真的!”李佳欣气呼呼地道。

“咦,你这臭丫头,敢说我不学无术?!”王潇皱起了眉头,不客气地道:“看来你的子宫受伤,除了导致停经之外,还让你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像男人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最近的汗毛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粗了吧?哼哼,如果再不治,过了两三年,你就会彻底变成一个男人婆,下巴上面会长出一圈密密的胡须……”

完蛋了!

所有的隐私都被王潇这个混蛋毫不客气地当众说出来了。

李佳欣气得肺都要炸了,她飞起一脚,撩阴腿朝着王潇的下身踹去。

好狠的妞啊!

这要是被踢中了,绝对要断子绝孙。

可惜王潇的身手明显比她更强,只是轻轻弓起腿,就将她的腿挡住了。

他自信地一笑,抱起双臂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马上求我去救你爷爷,然后顺便帮你治病;二是赶我走,然后你爷爷会在熬个十天半个月之后,驾鹤西游,至于你么,则会在两年之后变成一个声音粗哑,皮肤粗糙,汗毛仿佛狒狒那么长的粗鲁女汉子……”

“你敢威胁我!”李佳欣真是连杀他的心都有了,不过,听起来,他说的倒是有那么点道理,于是她努力克制住愤怒,寒声道,“我可以让你去给爷爷治病,但是如果治不好的话,你就死定了!”

王潇无奈道:“你对我态度就不能好点?万一我治好你爷爷,以后我们可能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你这种态度不是逼着我以后跟你离婚吗?”

李佳欣瞠目结舌,她已经彻底被这混蛋打败了,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与之交流。

“走,你跟我去爷爷的病房!”

王潇却摇头道:“慢着,你还没答应我的要求呢!只有你愿意嫁给我,我才会去救你爷爷!”

李佳欣咬牙切齿地道:“好!我答应!”

王潇笑眯眯地点头道:“早这么说,不就结了?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李佳欣:“……”

……

特护病房位于住院部的十二楼,眼下,各个通道口都有便衣和武警把守,那些穿着特警服带着武器的军人,个个面无表情,一看就让人心中生畏。

除了这些守卫之外,病房外面还站了不少人,这些人一半都是李老的亲朋好友,另外一半则华海市的商界要员,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六点半的新闻中出镜率最高的几位。

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病人——李宏李老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老人如今面色灰败,身上缠绕着死气。若不能及时救治,多半活不过一周了。

“吱呀”一声。

特护病房的隔离门被从外面推开,李佳欣、王潇和院长柳泉带着一票专家们,急吼吼地走进来。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器宇不凡的中年男人见到一群人进来后,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语气有些不耐烦。

“柳院长,你们拿出紧急救治方案了吗?”

柳泉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道:“裴局长,有一位王医生自告奋勇,说可以治好李老……”

话还没说完,头发像乱草一样的王潇向裴局长挥了挥手,扬声道:“裴局长,你好!”

裴局长看到所谓的“王医生”的乱糟糟的尊荣时,顿时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就是你说的王医生?”

柳泉的脸都绿了,但是不敢不回答,只好实话实说:“是,他是我们医院的实习医生王潇!”

“什么?是实习生?”裴局长已经满脸起了怒色。

原本在附近等待消息的其他人,也纷纷劝道:“局长,这事可不能由着他胡来啊!”

“是啊,李老的身份非同小可,怎么能交给一个实习生轻易弄险?万一出了什么事,只怕我们都担待不起啊!”

……

王潇瞥了他们一眼,完全不屑一顾。他对李佳欣道:“怎么样,看到了吧?这些人虽然等在这里,貌似很担心李老头的安危!但其实,他们最担心的不是李老头的生命安全,而是怕担负上责任!你放心把老头的生命安全交给他们来决断吗?”

这句话一说出来,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带着怒色,狠狠地瞪着王潇。

“你废话太多了,我既然带你过来,自然就是答应让你救我爷爷!何必再说这些废话?不得罪人你会死吗?”

“呃……”王潇却是笑了起来,“不想我得罪人?你居然开始关心起我来了!我很开心!”

李佳欣板着脸,不再吭声,她知道和这种人生气实在是不值得!

柳泉这个院长气得牙痒痒,真不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这么一个奇葩实习生,这货真的是个实习生吗?这才几分钟,把能得罪的人全得罪了!

尼玛,难道你不知道得罪医院的同僚和上司,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吗?到底哪儿来的胆子??

倒是裴局长,微微有些惊讶,这个王潇到底真的是一个愣头青,还是另有倚仗?

不过,既然李家大小姐开口同意了,然后专家们又被王潇用话堵住了嘴,自然不会有人再多说什么,纷纷让开一条路,让王潇进去。

李佳欣自然跟了进去。

身后的柳泉和王秋生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

进入特护病房之后,王潇一个箭步上前,开始为李老把脉,刚开始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有些凝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表情渐渐放松起来。

突然,他对旁边负责看护的两个小护士道:“麻烦你们一下,帮李老翻个身,让他趴在病床上!”

“将李老翻过来趴下?”

小护士傻眼了,愣愣地看了院长柳泉一眼。

王潇等了一会儿,见小护士还没动静,便径直过去将李老身上的被单揭开,准备亲自动手。

“等一下!”

王秋生的声音陡然响起。

“实习生就是实习生,毛毛躁躁的!李老是心肌梗塞,你这样冒然翻动,知不知道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王潇皱起了眉头,转身盯着王秋生道:“王医生,我当然知道李老是心肌梗塞,我还知道他体内的游离脂肪酸正在急速下降,并且目前只有一条心血管还算畅通无阻,但是,他的后背压的太久,一旦背部形成淤血,涌入心脏,就将最后一条还算畅通的血管彻底堵住,你说到时候会发生了什么样的后果?我让你进来,是因为看在你是脑科专家的份上,如果你不守规矩,在这里唧唧歪歪的话,我想你最好还是自己滚出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你……”王秋生气得鼻子都歪掉了。

“你什么你?我现在是李老的医生,一切都要为病人的安危考虑,而不需要考虑你的面子!现在李老的情况十分危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我不把他翻过来,他很有可能在十分钟之后,再次引发心血管梗塞,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王秋生觉得自己的菊花都快要冒火了:试,试你麻痹啊!李老的生命,谁特么的敢随便乱试?

“我什么我?如果你不敢试,那就别在这里碍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医生的!一点当机立断的果决都没有!”

我草你妈了隔壁啊!

王秋生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快要一起爆炸了,他做了一辈子医生,能混到铜仁医院的脑科主任这个位置,可以说殊为不易,走到全国各地,都会有人逢迎,可是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侮辱过,而且还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实习生!

小王八蛋,你给老子等着!!

可气归可气,偏偏王秋生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话来反驳。

一旁的柳泉院长见状,从另一个角度来提出自己的疑问道:“可是,李老现在身体这么脆弱,如果反过来,很有可能会加重病情的。”

王潇撇撇嘴道:“是吗?有我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让他加重病情?”

李佳欣也忍不住道:“柳院长,如果照你们说的,不能让爷爷动,你们有把握救我爷爷么?”

柳泉脸色一囧,他哪里会有把握。

王潇又开口了:“李老头再过十分钟就会诱发心血管堵塞,不对,再过六分钟,还有没有人要拦着我?”

说着,他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都扫了一圈。

王潇目光扫过全场,每个人都不敢与之对视,纷纷低下了头。

妈的,敢这么嚣张,看一会治死了李老,你还怎么走出这个房间?到时候你特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确定没有人会拦截之后,他才果断地把李宏翻了过来,让老头趴在病床上。

然后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抽出一根长约两寸的金针来,猛地在李老的后背上刺下去,犹如蝴蝶穿花一样,接连刺了十七个穴位,最后才将针停留在李老的大椎穴和风门穴。

紧接着,王潇右手食指和中指,猛戳李老的肾俞穴……

不到数秒中,李老陡然间猛地咳嗽起来。

“咳……”

所有人都惊呆了!尼玛,这可是心肌梗塞加脑溢血的病人,之前不管他们动用什么样的仪器和设备,都没办法让病人有丝毫的直觉和反应。

然而,现在被王潇戳了几下之后,李老居然有反应了,这尼玛也太神奇?

李佳欣脸色稍微放松了一些,第一次对王潇有了一些信赖,而柳泉的脸色则越发难看起来。

……

王潇又将李老翻了过来,这一翻动,李老的呼吸明显顺畅了许多。

“爷爷的情况怎么样?”李佳欣忍不住问道。

王潇没回答她,而是问道:“老头出现心肌梗塞应该不是最近的事情吧?之前是不是早就已经犯过一次病了?”

这话一问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王秋生和柳泉更是失声惊呼道:“什么?这怎么可能?”

已经出现过一次心肌梗塞,如今又出现第二次,那简直就是神仙也难救了啊,何况现在已经不是心肌梗塞这么简单了,还有并发症和脑溢血……

李佳欣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三年前,爷爷去欧洲考察的时候,在德国出了意外,幸好当时的德国医生抢救及时,并未留下后遗症……”

“并未留下后遗症?”王潇撇撇嘴道,“如果真的没有留下后遗症,李老头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洋人的医术治标不治本,表面上看,似乎给天老头治好了,但是也有隐患留下来,只不过,这隐患一直隐了近三年时间”

这话说的挺大言不惭的,不过却没有人再反驳,因为这家伙只是简单的把脉,就能看出这么多秘辛,委实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王潇随即又道:“不过,德国鬼子的医术还算不错,能让李老头撑了这么久!也算是一个奇迹!不过,李老头现在这颗心脏已经没什么用了,连续两次梗塞,里面已经堵得像京都的二环一样了,得给老头换一颗心脏才行。柳院长,你马上找适合李老的心脏配型吧!”

“心脏移植?开什么玩笑?”众人都是一愣,心脏移植本身就是一个大风险的手术,而李老目前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又是这副样子,怎么可能经受的了这个风险?

柳泉怒了,他快被这小子给气死了,怒吼道:“李老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移植心脏?你这是胡来!”

看见柳泉的失态,王潇眼里露出一股不屑,冷冷的瞥了柳泉一眼,然后说道:“我看是柳院长你胆小怕事,担心一旦出了问题,自己要担负责任吧?李老头现在这个状况,不移植心脏,七天之后必死无疑!但是如果移植的话,尚有一线生机,你说要不要移植?算了,这个问题留给家属去纠结吧!我懒得跟你们啰嗦!等你们商量出结果了,再告诉我!”

说完,他便转身而去。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看向柳泉的目光,都不太友好。

柳泉恨不得把王潇宰了,那一句“柳院长胆小怕事,不敢负责任”,让所有人都对他产生了质疑。

他强自镇定地对裴局长和李佳欣解释道:“病人的身体确实不宜接受这样的大手术!这一点,大家可以打电话询问一下华海市医科大的刘光春教授,他是专家!”

裴局长和李佳欣出了病房,有人拨通了华海医科大刘光春教师的电话,小声的询问起来。

电话里传出了刘教授的声音:“如果患者是以为三四十岁的壮年人,我不反对心脏移植手术,但是患者现在这种状况,实在没有必要再让他躺倒手术台上受罪了!”

在他看来,与其折腾来折腾去,让老头死在手术中,倒不如让老头安安静静地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

“这样说来,是真的不能进行移植了?”裴局长皱着眉头开口道,他望了李佳欣一眼道:“佳欣,你还是打个电话给你二叔吧!”

柳泉有了刘教授的观点支撑,立即变的强势起来,他毫不犹豫地道:“反正我们医院专家组是绝不同意移植心脏的,这对李老来说,根本就是一场灾难!”

王潇耸耸肩道:“我说了,随便你们,反正不移植心脏,李老头绝对活不过七天。”

这时候,李佳欣已经打完电话,闻言过来问道:“王潇,你有多少把握?”

“八成!”王潇说道,目光瞄了瞄专家组内部,发现居然有两个老外,他眼前一亮道:“不过,如果把专家组里的两个老外给我打下手的话,应该可以有九成的把握!”

“你这个疯子!!”柳泉觉得这个臭小子已经彻底疯掉了!

这时候,李佳欣凑到了裴局长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裴局长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并没有再开口。

李佳欣果断地道:“好,我已经让二叔派人紧急联系适合的心脏,大约会在半个小时之后有消息!王潇,麻烦你帮我爷爷安排手术!”

现场一片死寂,包括柳泉在内的所有专家都傻了眼。王潇也没想到,李佳欣这个暴脾气的小妞,竟然能有这样的决断。

“很好!我先进去准备!”王潇点点头,对专家组的两位老外专家道,“喂,席勒教授,你和詹姆斯教授一起进来帮忙吧!”

席勒和詹姆斯教授面面相觑:“你认识我们?”

王潇撇撇嘴道:“废话,你们不是外国的心脑血管专家么?快点进来帮忙!”

这两个老外在医学界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至少,王潇在来医院实习之前,在大学里听过老外的视频公开课。

两个老外只是皱起了眉头,并没有拒绝,在他们看来,既然病人家属已经下定决心,那到不妨见识一下,看看华夏的医术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

等到他们三个人都消失在手术室之后,柳泉才硬着头皮上前,对裴局长道:“局长,这样做真的是太冒险了,这个王潇……”

裴局长打断他道:“李小姐已经同意了,她二叔也答应了!如果你继续阻挠,一旦出现什么后果……”

柳泉的后脑勺上,冷汗唰的一下,就渗了出来。

尼玛,这后果谁敢承担?

半个小时之后,一人风尘仆仆地冲进了急救室,后面跟着这三个人进来的,还有两名提着器官冷冻保存箱的医生和护士。箱子里面保存的,应该是李家调动了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寻找到的足以和李老相配型的心脏。

裴局长率先迎了上去,对前面的人道:“李散李总,你好!”

来人正是李宏李老的儿子也就是李佳欣的二叔李散,李家在华海市都是一个大家族,大财团。裴局长虽然是华海市卫生局的局长,但是无论地位和社会影响力,都和李家的嫡系有很大的差距。

“辛苦裴局长了!”李散问道,“现在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

“王……王医生已经在里面准备手术了,两位外国专家席勒教授和詹姆斯教授会在一旁协助他完成手术!”

“裴局长觉得那位实习医生靠谱吗?”李散忽然问道。

“呃……”裴局长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李小姐已经考查过王医生的专业水平,确实还不错!”

他可扛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只能把责任往李佳欣身上推!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